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6章 早有预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宁楚楚真的没有想过这辈子有一天会以这样的重新出现在她并不陌生的娱乐新闻上面。

    至于到底是什么样的方式呢?

    看着网络新闻上面被大肆报导的照片,上面的两个主角一个一身长裙,一个一身衬衫,自行车穿过闹市,穿过楼宇,穿过林荫小道,场景变幻,唯独没有变过的就是两个人脸上始终洋溢着的笑容。

    而这篇新闻的标题也就是:奥博总裁优秀企业家傅斯言的爱请之路,从校服到婚礼殿堂。

    宁楚楚看着上面的报导,继续看着内容,虽然觉得写的有些夸张,但是最起码照片把她拍的很漂亮,尤其是自行车向前时候,微风吹起的裙摆,淡淡的水蓝色真的像纱一样,美的让人心醉。

    在这个网络日新月异的社会,一组拍出这种大片水平,且照片里面的模特颜值美哭众人,不火的确不可能,而报导上面又说两人已经结婚,这一句话等于告诉了看到这些图片的人,他们是夫妻。

    其实吧,你说这件事情的报导和傅斯言没关系?说不过去。可要说有关系,又有些冤枉他了。

    他不是一个喜欢高调的男人,所以叫人偷拍这种照片是绝对做不出来的,但是这种照片流出来,且主角是奥博公司总裁,出来前不管怎么说也会和奥博打个招呼吧?

    所以说这照片不是傅斯言叫人拍的,但是傅斯言肯定是看到而且同意了的,并且自己还扣留了一部分的照片,发出来的仅仅只有几张。

    草地上接吻的照片自然扣了下来。

    宁楚楚不知道傅斯言知道,只是晚上回来之后,问了傅斯言,“你有看到网络上的报导吗?”

    傅斯言将外套放好,“知道啊,照片拍的不错。”

    “你不觉得很烦?”在她的印象当中,上一辈子的傅斯言很烦这种八卦,而他上这种八卦的机率少之又少,一般都是出现在商业报告里面,且很少露脸。

    他纠正她,“宁楚楚,我们谈了那么多年的地下恋情,也是时候该适当的放松放松。”

    “毕竟这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那篇报导上面写的你是我的合法妻子,我看了觉得很满意,最起码定位十分准确,让他们发表我们之间的关系,我想也差不到哪里去。”

    宁楚楚:“可是太快了,我还有些适应不了。”

    “那是因为你还没有充分融入,我觉得新的身份给我的感觉还不错。”

    “好吧。”宁楚楚无奈,“不过我还能去看看我妈吗?这周末的时候?”

    傅斯言低下头,将自己的脖子凑过去,“周六我还有个发布会参加,可能会有点晚回家,周日行吗?我陪你去。”

    “好啊,但是如果很忙的话,我一个人也没关系。”

    宁楚楚知道他低头的意思,垫起自己的脚尖,替他将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解开,这其实明明就是最简单的一件小事,伸手就能做好,可傅斯言就是乐此不疲,一遍又一遍,一天又一天让宁楚楚帮忙做。

    “放心,这点时间还是有的,别把我想的太忙。还有,我们过一段时间一起回b市?你的学籍也需要转过来,专业学什么好呢?继续园林艺术?”他一样一样替她分析着,简直比对自己公司的业余还要上心千倍百倍。

    宁楚楚:“回b市?可是还有很多事情没处理好啊……”然后眨着眼睛看傅斯言。

    傅斯言自然懂她眼里面蕴含的意思,“看治疗情况,楚楚,这事情不能心急的。”等他们先稳定下来,一切在说,在说他又没有虐待余静,那是她应该接受的,也是必须的。

    “好吧。”

    “报导上面都写了我们的关系,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举行婚礼?”

    说到婚礼宁楚楚也忍不住眉开眼笑,将眼睛弯成新月状,“这个你决定,我随便。”

    好,随便就随便吧。

    他一定会努力让她满意。

    他们的消息维持了几天,傅斯言稍微控制着,也渐渐淡了下来,他们是只是平常人,不想让别人打扰到自己的私生活,也不贪图出名的荣耀感。

    可是就是这样,看到的人依旧不少,其中就包括商爵以及一些曾经岁月里面来过,但是现在却已经离开的人。

    宁楚楚离开商爵那里的时候有给商爵留了一封信,商爵那时候的眼神太可怕,完全将一切写在眼睛里面,太骇人,而他说让她和他一起回m国,至于余静虽然说是以后等平静下来之后在打点,但是里面的潜意思,宁楚楚也听得出来,也就是轻微的抛弃。

    他也许没有很深刻地了解宁楚楚,不知道她对余静的那种亲情,上辈子是余静陪她那么多年,这辈子亦然,而且余静是爱她的,且用着不对的方式。

    傅斯言则恰好吃一荐长一智,知道余静对宁楚楚的重要,借着这一点,成功将宁楚楚留了下来,并且知道她和他一样依旧彼此喜欢着,然后用最快的时间将婚事订了下来。

    两两对比,傅斯言完胜。

    就像他说的,会玩股票,不一定在别的领域依旧会赢。

    商爵虽然心里有预感,离开之后的宁楚楚可能会去找傅斯言,但是他一时之间没有找到傅斯言,公司里面的事情又忙的焦头烂额,而他真的没有想到,再一次看到他喜欢女孩的消息竟然是以这样的当时。

    而且,她身上冠上的还是傅斯言妻子的名。

    他喜欢这个女孩好些年,身份卑微,他努力克制,努力拼搏,跟着她的脚步,出国进修,得到她妈妈的认同,一步一步走进她的生命里面,想得到她的认同,可是呢?

    这么多年,得到的却是她以嫁为人妇的消息。世上的人哪有真正的无私,尤其是面对心爱的东西。

    商爵看到网络上一些还没有删除的照片,想起前些天自己去b市的时候,有欣赏他们公司的高层对他说的一句莫名其妙的一句话,‘你们公司不错,你也不错,就是惹了不该惹的人,可惜了。’

    现在将所有的事情结合起来,他突然明白了,原来不该惹的人很有可能就是说的傅斯言。

    这一切环环相扣,一出接着一出,时间掌握的非常好,现在一回想,前几天楚楚还没有离开的时候,他就准备帮楚楚弄解决护照身份证的问题。

    其实吧,这事儿交给那些地下专门弄这些的,完全不是什么大事情,就像把余静弄出来也是一样,并不是特别困难的一件事情,但是就是这个时间段做不了,各种推脱,一件还没有什么,总的加起来,而现在又曝出两个人已经结婚的消息。

    这一切都指向一个原因:楚楚。

    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楚楚。

    商爵立马给宁楚楚打电话,这么久第一次通了一回,商爵提出面谈,被宁楚楚拒绝了,只能退而求其次,“那我们在电话里面谈。”

    宁楚楚:“嗯。”其实不是她拒绝见商爵,而是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他,一个自己隐隐认了几年的哥哥,竟然对她有那种感觉,那种侵略性的眼神,那天真的吓到她了,给她一种如果不离开,要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真的一点招架之力都没有。

    “楚楚,傅斯言他并不是一个好人。一切都是他有预谋的。”

    她忍不住皱眉,商爵和傅斯言应该是两个没有什么太大交集的人才对,“预谋?”

    “对,你想想,将所有的事情全部都串联起来。承锦为什么突然会出事?你可能不知道,以前承锦和国内公司一向合作关系良好,拒绝合作也是回国之后突然提出来的。”

    “然后我一去b市,去解决承锦的问题,但是呢?那边像是有心一直拖着我,我还没解决承锦的问题的时候,你妈妈就出了事情,紧接着叫人给精神病院打电话联系,也一直遭到拒绝。就连帮你办一个护照的小事情,都有人阻拦,你说这会做这一切的除了傅斯言以外还有谁?”

    “伯母的性格你也是知道的,和不熟悉的人话都不会说几句,怎么可能和别人发生冲突,甚至动手打人?要不是有人预谋?怎么可能落到这个地步?”

    “商大哥,这可能只是一个误会呢?”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替傅斯言去辩解,也许就是不想别人说傅斯言的坏话,或者说她认为傅斯言不会这样。

    “楚楚,别被他所蒙蔽了。”商爵痛心疾首,“要不,我们见个面谈?可能有些东西在电话里面你还没有听懂我要表达的意思。”

    我理解你是在担心我,可是我现在是他的妻子,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先相信他。对不起,希望你能够谅解。”

    “楚楚……”

    “我会去问他的。”她只能这么说。

    电话挂断后,宁楚楚将电话放下,傅斯言这个时候还没有下班,她努力告诉自己要向告诉商爵那样相信傅斯言,可是呢?她的心里面没有办法,没有一点点的芥蒂。

    尤其是可能这一切的背后,都是傅斯言一手策划。

    挑拨离间这一招,其实有时候并不是真的说了立马就会见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