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1章 不想上学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哇...哇...”

    本应该安宁温馨美好的清晨,照例被小东西那嘹亮哭吼声划破。紧挨着婴儿床的大床上,易维真枕在孙浩的臂弯里,两人相拥着都睡正香。易维真被那撕心裂肺洪亮哭声惊醒,困倦打了个呵欠,正要撑起身下床去,腰间的手蛮横紧收,人立刻又被拽了回去,孙浩含糊而恼怒声音从上方传来,“老婆不管他!”

    讨厌,哪里有这种半夜起来伺候了两三次,大早还要捣乱扰人清梦臭小孩!

    “他尿湿了不舒服,你继续睡你的,我把他抱出去,不吵你。”易维真安抚一般,伸手拍拍老公怨愤的脸蛋,抱起了婴儿床里的小东西。小东西虽然已经两个多月了,脖子还是软软得用手小心托着,小肉球的精神特别好,吃得多喝得多,拉的勤快,哭声响亮,谁要是惹他不高兴了或者忽视他了,他会一直哭,哭到你来看他为止。

    孙浩研三要毕业了,他的导师已经将他推荐去设计院,不出意外的话毕业就直接去设计院工作。他最近正忙着赶论文,白天在实验室,晚上回来一头扎进书房捣鼓,易维真都睡一觉醒来了,他还不一定能回房睡觉。

    “嘘...小东西,不哭啊,爸爸在睡觉,小东西不要吵醒爸爸哦!”小东西刚从香甜梦里醒来,粉嫩小脸红扑扑,蹭上去温温软软滑滑嫩嫩别提多舒服。易维真满心爱意贴了又贴,那温柔宠溺语气让身后大床上原本就有起床气的人心里特比特别不爽。

    孙浩猛翻身坐了起来,气呼呼的瞪着儿子,“把他送到奶奶那里去,你快过来陪我睡觉!”

    小东西大概也能感受到爸爸醋意,竟然真立刻停下了哭声,黑而湿眼珠子瞬不眨盯着温柔妈妈,用那湿漉漉眼神立马就把易维真那颗心都给融化了,瞬间就秒杀他聒噪爸爸。

    易维真抱着儿子往浴室去了,不会儿隐隐约约传来给孩子洗屁屁换尿布轻微响动,孙浩又喊了两声,照例没得到任何重视,因为嫉妒而愤怒他猛摔枕头,孤零零躺回冷掉被窝里,就着另侧枕上残留香味,委屈蒙上了被子补觉。

    给小东西换了尿布又喂了母乳,易维真轻手轻脚把心满意足小东西抱回婴儿床上,趴在床沿伸出一只手指头和他玩耍。有人陪他玩耍了,小东西开心的两手直扑腾,追逐妈妈的手指头,母子两玩了好一会,小东西累了又开始呼呼大睡。

    他睡了,易维真却睡不着了,干脆起了个早,厨房里孙奶奶早就起来了,在做早饭,易维真进去帮孙奶奶打下手。

    “怎么不多睡一会?”孙奶奶见孙媳妇五点多就起了,让她回去再睡一会。

    “睡不着了,帮您做早饭吧。”易维真笑说。

    两位老人家年纪大了,睡眠时间短,孙爷爷比孙奶奶起的还早,去离小区不远的广场练太极了,孙奶奶会在早饭做好之后再出去和孙爷爷汇合,锻炼完之后再回来喊小夫妻两起床吃饭。

    “真真,等下你姑妈要来接我和你爷爷去她家过两天,我想把小东西也带去,我们明天晚上再回来。”其实孙奶奶原本是不想去孙姑妈家的,只不过考虑到他们两个老人在,小夫妻两想做什么都放不开手脚,而且小东西每天晚上都是易维真带的,孙奶奶不是没在夜里带过孩子,她知道有多辛苦,所以她想把小东西带走两天,让他们好好休息。

    “奶奶,小东西晚上很闹人的,会影响你休息。”自己的儿子有多闹腾,易维真心里清楚,她是年轻禁得住折腾,孙奶奶六七十岁的人了,要她半夜起来连三次,易维真有些过意不去。

    “没事,我可是他太奶奶,小东西可粘我了。”孙奶奶拍拍孙媳妇,叫她放心,“孙浩都是我带大的,你还担心我照顾不好小东西吗?”

    这次易维真还没接话,已经被吵醒挤到厨房来的孙浩就抱怨了,“奶奶你快把他带走,吃了就睡不爽了就哭,烦死了,现在又醒了,在那哼哼唧唧呢!”

    易维真忍不住丢给他一个白眼,“他都要哭了,你不知道哄哄啊...”

    “.....”孙浩摸摸鼻子心虚的笑了,臭小子占据了老婆太多视线,他现在是他的头号情敌,哪有情敌去照顾情敌的?

    ——

    孙浩再次醒来时,家里已经安安静静的,摸摸床的另一边,嗯,很好,老婆也在陪他睡觉。

    吃完早饭,小东西就被爷爷奶奶带走了,易维真一时间也找不到事可做,修改了一会论文,实在困了又爬回床上睡了个回笼觉。

    易维真似梦非梦之间,感觉到身上男人的撞.击,她被摆成了侧躺的姿势,身上冲击的力道时快时慢,她呻.吟,她求饶,可是都抵不住那道欢.愉的魔力,她此刻全部的情绪都被身上的男人所控制。

    腾云驾雾中,易维真被翻了身换了姿势,紧紧搂住他,一声一声的回应他的动作。他的频.率越来越快,她仍旧不肯醒来,在极.乐时刻来临的刹那,她窝进他的肩膀,轻声地唤了一句,“老公,我爱你...”

    下午,易维真再次醒来的时,身体都跟散架了似的,随便动动就酸.疼,她心里暗骂那个肇事者,然后一侧头就见到了肇事者侧着身体还睡在她旁边。

    孙浩拽着她的右手,睡得很沉,他睡觉很乖,从不打呼噜,都是一觉到天亮,睡姿也正常,不会妨碍到她。她小心翼翼的去挣脱他的手。

    他不满似的,皱了皱眉,抱住她的手臂往自己怀里扯,嘴里嘟囔着,“老婆,再睡会...”

    易维真的另一只手卷了卷被子,把被子往他那边塞,意图让他搂被子去。

    孙浩也不知怎么的,这般折腾也不醒,最终抱着大团的被子,依然睡得很香。

    易维真坐起后,感觉腰都要断了似的,下床时,腿抖了抖,她扶着旁边的床头柜才没跌倒。瞪了一眼仍在熟睡的人,去厨房热早上的剩饭。孙奶奶早上煮了粥,易维真倒上水,定上时间,重新煲了一遍,又用冰箱里剩下的食材炒了两道小菜。

    孙浩这一觉睡得无比舒服,自小东西出生以来,他憋了好久了,早上是豁足劲地玩,可真是爽死他了。即便易维真当时意识模糊,可她的身体已经为他打开。那灭顶而来的舒畅让他觉得真的要死在她身上了。

    他闭着眼伸手往旁边摸,空的。

    他瞬时睁开眼,弹坐了起来,扫了房间一圈,也不见易维真。

    “老婆?”孙浩跳下床,边喊她边出来,衣服都没穿,见着易维真正坐在客厅里吃饭,他挠挠头嘿嘿笑了。

    易维真看他光着身子就出来了,无语了,“快进去穿了衣服出来吃饭,万一家里有人呢,真是的。”

    “今天是我们的二人世界,没了那个小讨厌在,我想干嘛就干嘛。”说着说着,孙浩竟有些莫名的伤感了,有了孩子以后,二人世界对他们来说,已经遥远了。

    吃完饭,孙浩决定带着老婆找回二人世界,催易维真换了衣服,两人手拉手,一道出门,像没生孩子之前的所有情侣一般,逛街、购物、吃小吃、看电影...

    ......

    对于孙浩来说,没有儿子在的周末过得特别舒服,特别快乐,老婆的眼里只有他一个,想和老婆爱.爱就爱.爱,总之,好处多多的。当然,如果老婆能少提点儿子就好了。

    可对于易维真来说,才一天没见到儿子,她就开始想了,譬如和孙浩逛着街时,易维真会突然冒出一句,“你说小东西见不到我会不会哭啊...”

    比如晚上和孙浩睡觉时,易维真会小声嘀咕,“小东西晚上会要妈妈的,他白天不认人,到了晚上只认妈妈一个...”

    比如半梦半醒间,易维真会忽然坐起来,“我怎么听见小东西哭了...”

    到第二天傍晚,孙奶奶带着小东西回来时,易维真都快想死儿子了,忙从孙奶奶手中接了过来,抱在怀里又是亲又是逗他笑的,再次将哀怨的某人忽略。

    ......

    其实如果不是在和儿子争宠的情况下,孙浩还是极疼儿子,极以儿子为傲的。小东西的满月酒,张旭波没能赶过来喝,这次来北京出差,张旭波打电话给了大学时期的好基友,并且要求过来蹭饭。

    易维真也好久没见到张旭波了,自然特别欢迎,准备了好酒好菜的招待他。

    当张旭波拎着大包小包东西进来时,就见到孙浩正抱着他儿子在客厅来回转悠,一手还拿着奶瓶,给儿子喂奶。

    张旭波连连哎呦了两声,“卧槽,不敢相信啊,当初那个玉树临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小孙孙去哪里了?摇身一变,变成了奶爸啊,啧啧,简直是世事无常啊。”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