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4章 我妈妈回来了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二天就是周末了,父子两不上班的不上班,不上学的不上学,孙浩一大早就被儿子在床上翻来覆去折腾醒了。

    早饭也没做,两人一个坐在床这边,一个坐在床那边,都竖着一撮头发,呈相顾无言状态。

    让我们将画面回放到半小时以前...

    孙浩昨晚与远在武汉的老婆发了半宿的短信,距离被儿子吵醒也就睡了两个小时。

    他强迫自己睁开眼睛,发现小家伙正缩在被窝里委委屈屈地看着他,他打了个呵欠,伸手拍拍儿子的背,“乖儿子,再睡一会儿,爸爸好困。”说完他闭上了眼,继续睡。

    孙睿飞小朋友不吭声,两只小手在爸爸脸上画画,画一朵小花,再画一只乌龟。

    孙浩被脸上的酥酥麻麻的感觉弄得不得不再次睁开眼,“怎么了?”

    孙睿飞垂下眼睛,撅着嘴巴不吭声。孙浩认命的坐了起来,笑着捏捏儿子的脸蛋,“好吧,那我们就起床,今天爸爸带你出去玩玩好不好?”

    孙睿飞闷了一会儿,小声说,“好的,爸爸。”

    孙浩笑得更开了一些,说,“那我们一起起床,昨天在超市买了速冻水饺,爸爸煮给你吃,好不好?”

    “好。”孙睿飞话虽这么说,人却还是赖在被窝里不动,一点也不像平时那样活泼,孙浩觉得奇怪,想去掀他的被子,却被孙睿飞牢牢地揪住了。

    “乖儿子,怎么了?”孙浩担心地问。

    孙睿飞脸红了,一会儿后竟然伤心地哭了起来,哭着哭着甚至还拉过被子盖住了头。

    孙浩一头雾水,一把掀开了他的被子。房间里顿时就弥漫起一股尿骚气,孙浩石化了,孙睿飞的小秘密被发现,索性撅着屁股趴在床上,哇哇地大声哭了起来。

    爸爸好坏!人家憋尿都憋死了,怎么喊他都不醒,呜呜,他不是要故意尿床的!

    孙睿飞趴在床上哭了一会,大概意识到自己是个男子汉,一直哭好像不太好,摸摸眼泪,自己默默了坐了起来,父子两一个坐床这边,一个坐床那边,相顾无言。

    孙浩黑着脸抱他去洗澡换衣服,收拾完孙睿飞,他回到房间开始整理被小东西尿湿了的床单被褥,孙睿飞扭扭捏捏地跑到他身边,四处张望了一下后,仰着脸捏着小鼻子对孙浩说,“爸爸好臭啊。”

    到底是谁臭啊小朋友?!

    孙浩板着脸拆被套,“唔。”

    ——

    原本的速冻水饺早饭也没了,孙睿飞一个人坐在餐桌上,餐桌上放了一杯牛奶,他手里拿了一包奥利奥,他掏出一个蘸了一些牛奶,一片塞到嘴巴里。

    他边吃边看着爸爸忙碌的身影,洗床单被套,晒被子,拖地...

    爸爸好像还没吃饭。

    他把最后一颗饼干蘸了牛奶,爬下椅子,迈着小短腿,蹬蹬跑到爸爸面前,手举的高高的,“爸爸,你吃一颗。”

    孙浩正在拖地,看了一眼儿子手上黑乎乎的饼干,又望了一眼儿子期待的小眼神,他弯下腰,咬在了嘴里,“唔,儿子真乖,快去把牛奶喝完,爸爸等下带你出去玩。”

    “好棒!”孙睿飞小朋友快乐的拍拍手,似乎已经从尿床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可是到底去哪玩呢?孙浩拖着地,皱起了眉头。

    以前和老婆一起过周末的时候,他似乎从未有这样茫然的感觉,易维真总是把一切都安排得很妥当。上午她会带着孙睿飞去菜场逛一圈,回来以后她准备午餐,孙浩陪儿子玩。午饭后,易维真哄孙睿飞午睡,睡醒后,两个大人带着孙睿飞去公园里玩,然后再一起去逛超市,有时他们会在外面吃晚饭,美餐一顿后一起回家。

    回家以后,孙睿飞看一集动画片就差不多时候该睡觉了,易维真会帮他洗漱,给他讲睡前故事,不知不觉一天就过去了。

    很简单对吗?可是现在,孙浩却觉得自己一点头绪都没有。

    原本父子两起床的就比较晚,加上尿床后的一通折腾,等孙浩将家里整理好,已经快中午了,他带着孙睿飞在外面吃了午餐,是小家伙喜欢的必胜客,一餐饭吃得像是打仗一样,孙浩几乎没怎么吃,好不容易等到孙睿飞说吃饱了,他赶紧带他回家。

    他以为吃饱喝足的孙睿飞会很容易午睡,结果却发现,他面临的是和前一晚几乎一样的境况。

    孙睿飞一直在床上打滚,一会儿咯咯咯地笑,一会儿咿咿呀呀地尖叫,孙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没能哄他睡着。

    他不知道平时孙睿飞在幼儿园时,老师是怎么将这帮小鬼哄睡着的。孙浩连哄带骗,连好声好气带恐吓,小家伙一直闹到下午两点多,才有了睡意。他几乎是横着躺在主卧的2米宽大床上,脑袋枕着爸爸的手臂,卷着被子闭上了眼睛。

    孙浩穿着纯白色的短袖t恤,懒懒地侧身躺着。他乌黑的发垂在额前,左臂枕着孙睿飞,右手手指则顺着他柔软的发丝。

    过了一会儿,他也困意上来了,昨晚只睡了两个小时,这会儿跟着儿子很快也睡了。

    这一觉就睡到了傍晚,孙浩带儿子去了小区附近的大广场上,广场上又一个巨大的喷泉,每天傍晚都会往外喷水花,来广场玩的小朋友特别多。

    北京五月之后,气温已经开始迅速回升,不少人都穿了短袖,孙浩父子两穿的就是短袖t,孙睿飞小朋友特别爱玩水,出来之前他特意带了水枪,围着大喷泉和其他小朋友玩,不知道是哪个小朋友先开始的,他们打起了水站,用各自的水枪去攻击对方。

    孙浩坐在不远处的长椅上,看儿子玩得开心便由着他去玩。

    等小朋友满足的回到爸爸身边,他身上棉短袖已经湿了大半,孙浩问他冷不冷,小家伙玩得全身是汗,摇摇头说不冷。

    于是父子两去广场对面的美食商场吃晚饭,孙睿飞要吃烧烤,只要他不大吵大闹,孙浩基本上都满足他的要求,小朋友想吃什么就给他什么。

    吃完之后,还不忘叮嘱他,“这是我们的秘密,等你妈回来别告诉她我们吃了这些。”

    孙睿飞不迭点头,然后又问,“那我妈妈到底什么时候回来?”他已经好久没看到妈妈了。

    “你明天早上睡个懒觉起床,然后就能见到你妈妈了。”

    ——

    晚上孙浩陪儿子看了一会动画片,看完一集准备给他洗澡时,孙睿飞却赖在沙发上不想动。孙浩见他脸色有些黯淡,整个人没啥精神,心里咯噔了一下,过去摸了摸儿子的额头,果然有点儿烫。

    更糟糕的还在后头,孙睿飞小朋友开始拉肚子了,虽然不至于到拉水的地步,但大便也挺稀软不成形的。

    他顿时就觉得一个头变两个大。孙浩回忆着今天一天的事,估计是自己给孙睿飞穿得太少,还带着他跑来跑去,放任他玩水,让他着凉了。而且今天一天他都没有好好地吃一顿饭,中午吃披萨,晚上吃烧烤,怪不得会吃坏肚子。

    孙睿飞身体不舒服,他在这个时候想起了妈妈。他吵着要爸爸给妈妈打电话,孙浩推不过,只能当着他的面拿起了手机。

    他调出了号码,突然有些退缩,看着边上孙睿飞充满期待的眼神,他居然不够勇气按下去。毕竟现在的孙睿飞声音哑哑的,还有些咳嗽,易维真很容易就能听出他身体不好。

    要是让老婆知道因为自己的照顾不周而让儿子生了病,易维真不骂死他才怪。

    孙浩可不想老婆因为儿子责怪自己,生气不理自己。

    于是,他装模作样地拨了自己办公室的电话,长时间地无人接听后,他遗憾地对孙睿飞说,“妈妈没有接啊。”

    孙睿飞失望极了,脑袋耷拉着,小肩膀都垮了下来。

    孙浩临时决定带孙睿飞去医院看病。没想到,正在他整理东西时,易维真的电话居然过来了。

    孙浩措手不及,对着手机屏幕怔了好一会儿才接起电话,他尽量平静地开口,装作云淡风轻的口吻,“老婆,你在那边还好吗?现在吃了晚饭了吗?”

    “吃了,我正在外面给儿子买彩蛋。”易维真说,“儿子呢,让他接电话。”

    孙睿飞早就等在了孙浩身边,他听到爸爸对着电话叫了一声“老婆”后,就像打了鸡血般地兴奋起来。

    他仰着脑袋不停地拉孙浩的衣角,在他腿边又跳又叫,“爸爸爸爸!是妈妈吗?是妈妈吗?”

    孙浩安抚他,“乖,是妈妈。”

    把手机交给孙睿飞前,他知道自己隐瞒不住了,不如主动交代一切,弱弱的跟老婆报备,“老婆,咱们儿子...好像生病了...”

    易维真傻眼了,“啊?怎么回事?!”

    易维真和孙睿飞说了好一会儿话,孙浩发现,儿子小小年纪就学会了报喜不报忧。他一个劲儿地说孙浩的好话,说爸爸带他去逛超市了,爸爸带他吃披萨了,爸爸陪他玩了,爸爸帮他洗澡了......他叽叽呱呱说个不停,还绝口不提爸爸害他发烧的事。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