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一 业障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这是我不知道第多少次跟着师父来到这个小镇子了。

    其实我并不明白,师父那么厉害的一个人,多少达官显贵抢着请他回去看病,师父却一直惦记着这个小镇子上的病人,明明人家也不大领情的说。

    师父说,这是一个奇迹,我仍旧不明白,问诊的时候不管是师父还是洛公子都是冷着一张脸,这怎么就是奇迹了?

    洛公子是师父的病人,从我跟着师父开始,师父就已经在为洛公子瞧病了,是一种很严重的病,血症。

    可是血症怎么还能活这么久呢?我曾经也听说过的,得了血症,便只能等着死去,可是这都已经三年了……,师父果然是师父,医圣的名头名至实归。

    然而洛公子起初的时候,似乎并不欢迎师父为他诊治一样。

    ……

    我还记得,我跟着师父的时候,是名动天下的平南王启程去封地云和没多久。

    那场面真是,浩大雄壮,据说连皇上都亲临城门相送,不过我也没有瞧见就是了,我正努力拜师呢。

    也不知道师父是如何瞧中我的,总之,我莫名地战胜了另外许多一同上门拜师的人,成为了医圣何一德的弟子。

    随后,师父还没来得及传授我什么医术,便带着我一路颠簸到了一个小镇子,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洛公子。

    那张脸冷冰冰的,对面坐着的这可是我师父,医圣懂不懂?大老远儿过来给他治病,他居然说不需要,一切随缘。

    随你妹啊?敢这么同我师父说话。我袖子都卷起来了,师父却将我挡住。

    “洛公子,老夫从前并不清楚你同夫人之间的纠葛,你的病症并非老夫一人之力能够控制,于是老夫去求助于夫人。”

    师父说得很平静,然而那洛公子的死人脸却顿时变了神色,有本事你一直装着冷酷啊?

    “夫人并未隐瞒什么。老夫心中却是愧疚不已。本已决定随着洛公子的心意,任你自生自灭,夫人却不认同。”

    “夫人那样的年岁。说出来的话却让老夫无法反驳,老夫是大夫,既然是大夫,便不能受到这些的影响。所以老夫来了。”

    “不过,夫人也有一句话是托老夫带给你的。洛公子可愿听一听?”

    师父说过,这位洛公子患的是血症,血症我是有一些常识的,气血两虚。导致人的面色会异常惨白。

    洛公子的面色本就不好了,可他听了师父的话之后,白得居然有些透明。

    果然师父就是师父。我默默地将袖子放下来,乖乖地站在一旁。师父不用动手,动动嘴都能让洛公子失态,我要跟着师父学的还有很多啊。

    “她……,说了什么?”

    师父的脸上的表情收了起来,却带着一丝嘲笑,真稀罕,师父为人可是十分和蔼的。

    “夫人说,当初你能为了那些人不管不顾地将她困住,如今又要因为莫须有的天意致他们于不顾,夫人,瞧不起你。”

    “大哥!大哥你先喝口水……”

    那位洛公子身边儿站着的书生打扮的人发觉了不对劲,慌忙将洛公子扶着坐下,又手脚慌乱地倒了一杯水递过去,期间居然还不赞同地抬头瞪了我师父一眼。

    瞪什么瞪?欺负我师父是老好人吗?我不服气地从师父身后站出去,不就是瞪人吗,谁还不会啊!

    师父说完这些之后,便不再说话了,问诊的东西也都没有收起来,他在等,等这个洛公子决定究竟是让他诊治,还是继续不需要他插手。

    屋子里静悄悄的,只能听到每个人的呼吸声。

    说实话,这样的氛围我觉得很难受,可师父似乎很淡定,就好像不论洛公子决定如何,他都无所谓一样。

    最终,洛公子选择了让师父继续诊治,他的面色仍旧不好,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让人看着心里生畏。

    我不明白为何洛公子做出这样的决定会如此为难,生了病,有师父这样的名医给他治疗不是应该十分高兴庆幸的吗?

    不过我也不需要知道这些。

    从那以后,每隔一段时间,师父都会带着我去给洛公子复诊,或换个方子,或嘱咐些其余的东西。

    可洛公子总会同师父提到“夫人”,这个夫人究竟是谁呢?能让师父如此看重,该是个奇女子吧?

    只是洛公子居然也知道,且每一次见到师父的时候,总是会问一些关于夫人的事情。

    师父从一开始闭口不答,到后来总是叹息,再到如今会同洛公子说上几句,毕竟三年了,是块儿顽石也该化开了,更何况师父本就是个和善的人。

    “夫人过得很好,儿女双全,她想再生几个孩子会热闹,大人却是不肯,他不愿夫人冒这个险,云和那里风景如画,夫人喜好游历山水,倒是刚好,洛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