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二 执念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沙场上。

    自己许是大意了,又或者没见到苏封的身影,觉得便是轻敌也无碍,左右随朝并无什么自己能瞧得上眼的将军了。

    岂知,就是这样的瞧不上眼,却能够在我的眼皮底下将南蛮精锐的骑兵带入陷阱之中,无法动弹。

    若是要硬拼,最后只得两败俱伤,可我不怕,我是铁阎王,便是两败俱伤,也定然要将随朝咬下一块儿肉来!

    于是我摘下脸上沉重的面具,这是对对手的尊重,对面前这个还显得生涩的领军给予嘉奖。

    然而这一场鱼死网破的对战却没有打起来,南蛮告急,我需要带着南蛮的众将士回去支援。

    那才是一场恶战,随朝的苏封简直是我南蛮的天敌,他最是知晓如何排兵能让我军出现薄弱,也最是知晓何时进攻是最佳的时机。

    然而我又遇见了他,还不止一次。

    两军交战,他面孔上的生涩褪却得迅速,让人始料未及,于是在他的手里,南蛮勇士节节挫败,到最后,不得不求和,旧事重提。

    “柔然,父王知道你心在疆场,不肯屈居人下,只是为了南蛮,也只能委屈你了。”

    我不语,站在父王的面前深深的低着头。

    世人都知道柔然公主深受南蛮子民的爱戴,却又何曾知晓那不过是因为自己出众的征战能力?

    女子为何就要在家中相夫教子望眼欲穿?为何就不能驰骋沙场浴血奋战?我不想做和亲的公主,于是恳求了父王,若是能够将随朝的晋和关攻破,他便万事随我。

    苏封将军又如何?他也不过只是一个凡人,难不成当真有天兵神将不成?更何况。虽我并不认同,可随朝里的睿亲王已是同我二皇兄结成了同谋,拿下区区晋和关又有何难?

    只是我没想到,镇守晋和关的威武将军居然是如此难啃的一块骨头,更没有想到,原来我同苏封的差距竟然真的如此得大……

    “儿臣,全凭父王做主。”

    “好孩子。是父王对不住你。你可有想嫁之人?我南蛮虽是和亲,却也是能够提出一些要求的。”

    不知道为何,我的脑子里立刻就浮现出了那张面容。凶神恶煞一般,却带着坚定的决心……

    **************************************

    和亲的队伍抵达京城,我心里竟然也出现了一丝隐隐的期待。

    究竟在期待什么,不得而知。

    新婚之夜。当头上蒙着的红盖头被掀开,我见到他脸上出现了明显震惊的表情。让他那张凶巴巴的脸异常有趣。

    “怎么……会是你?”

    “妾身不明白夫君的意思。”

    “你不是、不是那个……铁阎王?”

    “妾身也是南蛮和亲的柔然公主。”

    ……

    不过几日,我便弄清楚了这人的底细。

    在战场上如同利刃一般指挥着随朝大军撕裂南蛮的防守,刚毅的神情宛如苏封翻版,可事实上此人却是个单纯而质朴。甚至略有些害羞的人。

    是的,害羞!这简直是荒唐得不能再荒唐了!

    那样杀意震天的气势难道都是骗人的?那样面对困境临危不乱打破僵局的战术莫非都是蒙出来的?我名噪一时的铁阎王居然输在了这人的手里,还不止一次?!

    然而在荒唐的同时。我却又觉得十分庆幸。

    他待我很好,处处都照顾着。事事顺着,甚至担心我吃不惯随朝的食物,特意给我一人另外开了个小灶,专门做些南蛮特有的食物。

    婆婆也是从不刁难,许是因为我的身份,亦或是他事先嘱咐了,我在随朝这里过得比南蛮更加自在,想做什么,只要不太出格,他都随我喜欢。

    这便方便了我同随朝的女眷们打好关系,我开始不停地约见随朝达官显贵的夫人太太,也积极地参加她们的邀约。

    来随朝之前,我便想明白了,不管如何,我都是随朝的柔然公主,为了随朝子民,我什么都能做。

    这一次的失利,有很大一部分在于随朝军队的人数骤然增多,并且在两军相抗之中,伤亡率也急速下降。

    这不可能是随朝的将士突然拥有了卓越的体能和战术,二皇兄说,这是因着随朝忽然征用了新的随军伤药,这才大幅度提高了战斗的能力。

    这便是我此番嫁入随朝的目的,我想将这些伤药弄到手,秘密传回南蛮,便是我有生之年南蛮无法再与随朝抗衡,可待南蛮勇士们的气势卷土重来,这必将缩短两军之间的差距。

    夫君虽然知晓我的作为,可他却以为我不过是想同随朝的女眷打好关系,便也由着我,甚至请了人教授我随朝的一些礼仪,和京城德高望重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