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4番外之珞珈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倪珞查了一下新公司最近的业绩,10万。

    不悲不喜。

    还能想起不久前,家里所有能卖的东西都卖了,车子房子宝石金条,可还是在股票战中惨败,成百上千亿的资产如同泡沫一样蒸发。

    倪家什么都没有了。九年,奶奶死后的九年,他把华氏败光。前8年危机四伏,最后一年,在他和倪珈的拼命努力当中,华氏的轰然倒塌已经无可挽回。

    那时的他,一个人坐在银行门口的台阶上,很想哭。

    最后是倪珈过来拉他,那混蛋丫头的声音永远都是不知死活:“不管怎样,只要活着一天,我们都一定要把华氏抢回来。”

    所以,他们用仅剩的50万重新注册开了现在的这家金融投资分析公司,这段时间,他有好好学习,没有再风花雪月。

    来不及忏悔和悲哀,只是不甘心地在拼搏着。

    短短几个月,没想到已经开始盈利了,虽然连华氏的零头都不能企及,可这也算是他生平第一次靠自己的能力赚到了钱。

    可这个应该和谁分享喜悦的时刻,倪珈却不在。那个扫把星,平时只会给他找晦气,这种时刻,却不见人影。

    这时电话响了,倪珞心中一喜,赶紧掏出来,却是莫允儿的。

    倪珞莫名失落,看了半晌,挂断静音。

    因为莫允儿,他似乎和倪珈吵了太多次。上一次,两个28岁的大人竟然还打了一架,自那之后,倪珈消失了,五个星期没联系他。

    说实话,这女人烦了他十年,他现在一看到她就恨不得把她挥到火星上去,可一个多月没她在他身边烦他,又总觉得心神不宁的,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这种所谓的心灵感应,真是让人狂躁。

    他拉不下面子给她打电话,可总觉得事到如今,各种结局都应该和她一起分享。

    毕竟,过去的那么多年,他们或放纵,或玩闹,或紧张,或挽救,或拼命,全都是在一起的。一件一件卖掉各种不动产各种收藏时,倪珈也是一声不吭地站在他身旁,无声地支持着他的决定。

    就连当时拿着那仅剩的50万,注册小公司重新开始,也是两姐弟一起讨论的。

    再怎么说公司也有她的一半,盈利了,道义上也应该通知她。

    对!这是个正当的理由。

    他想好怎么说了,便去了倪珈的公寓。

    可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一声凄厉的哭喊:“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救命啊,救命!”

    倪珈的声音?

    倪珞心中猛然一沉,冲进去一看,就见三四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正摁着倪珈的手脚,往她身上绑粗粗的白布条。

    虽然他们经常吵架,他经常欺负她把她气得要死,可看见这么一群人欺负倪珈,倪珞的火蹭地就窜上来了,吼:“你们干什么!!!”

    一旁的肖琳就笑:“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有精神病,我们要送她去……”

    “倪珞救我!!!”倪珈被布条捆着,动弹不得,拼命还要挣扎,“我没病,救我。”

    肖琳挑眉:“精神病人都说自己没病。”

    倪珞握紧拳头:“你呢,你有病吗?”

    肖琳一梗,来不及回答,倪珞就已经冲过去,帮倪珈解绳子。那几个医生见了,赶紧阻止,一边还扯着倪珈继续往她身上绑绳子。

    倪珈再次被他们几个控制,吓得尖叫大哭:“我不要去精神病院,倪珞你救我!救我啊!不要让他们带我走,我不要。”

    倪珞只觉得身上的血全都往脑子里涌,上前一把将倪珈抢回来,死死搂在怀里,凶狠的几脚就将几个医生踹翻。

    倪珈被绑得严严实实的,只能靠倪珞手臂的力量依附在他怀里,又不安又害怕,呜呜直哭:“倪珞,你要救我,我不要去精神病院,不要去。”

    说实话,这么多年来,不管吵成什么样子,不管遇到了什么艰难,他还从来没见倪珈哭过,哪怕是掉一滴眼泪。

    倪珞见她哭得浑身发抖,此刻怒得恨不能把这群人撕成碎片,他恶狠狠盯着他们,眼睛里燃着熊熊的火,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

    “你放心,今天谁要敢动你,我宰了他!”

    几个医生看着倪珞狠烈的气质,刚才又被他猛踹过,都不敢贸然上前。

    肖琳还不甘心,想着自己是女人,应该可以和他讲道理的,便慢慢走上前去,说:“倪珈她有很严重的精神……”

    话没说完,倪珞直接一脚踢中肖琳的心窝,爆吼:“你tmd听不懂人话啊,给我滚!”

    肖琳被他踹中正胸口,踢飞到墙上,剧痛得差点儿晕厥。

    那几个医生见状,怒了,还欲上前争辩什么,倪珞一手拉开抽屉,拔出水果刀,眼睛阴森得像是恶魔,低吼一声:“来啊!”

    几个医生不敢上前,还僵持着,倪珞直接上去,又是一通乱踹狠踢,医生们这才拖着肖琳连滚带爬地逃走。

    倪珞怒气未消,拿刀割开倪珈身上的布条,这一看,才发现她脸色苍白,狠狠咬着牙,估计是吓的。

    他难得摸摸她的头,把她搂在怀里,拍拍她的背:“没事了。”

    她却嗡嗡像蚊子一样说了一声:“我想睡觉了,你先走吧。”

    倪珞一愣,以为她还在和他闹别扭,可仔细一看,她额头上都冒冷汗了,一时间竟莫名心痛她吓成了这个样子。

    不由分说简单地收拾了她的行李,搂着她就往外走:“这里不安全,去我那里住。”

    倪珈此刻浑身无力,还不及挣扎就被倪珞箍着下了楼。

    过马路的时候,倪珈头中晕眩,差点儿瘫软。

    倪珞一手拖着箱子,一手要照顾倪珈,难免左右分心,而此刻刚好一辆车急速驶过,几乎要撞到两人的时候,一个急刹车。

    倪珈彻底晕倒在路中心。

    车上很快下来一位黑衣男子,面无表情却也不冷漠,问:“没事吧?要不要送医院?”

    倪珞并没有被车撞到,猜想倪珈是吓晕的。

    他不会讹人,所以并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搂着倪珈的腰,让昏迷的她半趴在自己的肩上,另一只手艰难地拖着行李,走了。

    男子上了车,对车内的人道:“三哥,没事。不过,好像是倪家的那对双胞胎。”

    彼时,越泽正望着车窗外艰难远去的两个人影,一言未发。倪家的事,他听说了。现在想起来,好像很多年没有见过那个女孩了。

    或许,等这次从英国回来……

    倪珞把倪珈带回自己的公寓时,倪珈已经半醒了,仍是身上冒着汗,只说累了想休息。

    倪珞以为她受惊过度,把她安置在卧室里,就出去了。

    没想到半路隐约听到砸东西的声音,他去敲门,里面便是死寂的,转身离开,再次响起。这样过了几下之后,倪珞渐渐觉得不对了。

    再次去敲门:“倪珈,你开门。”

    没有动静,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倪珞慌了,退后几步,一脚把门踹开,就因眼前的景象惊呆。

    房间里能砸的,能撕的东西全部成了粉末,而倪珈,分明很高的个子,却缩成极小的一团,蒙在被子里,整个儿地在瑟瑟发抖。

    倪珞过去,一把将被子掀开,就见倪珈全身都是汗,跟从水里拎出来的一样,头发乱糟糟地贴在脸上。

    她的脸一片惨白,唯独嘴唇被咬出了血。

    她死死抱着自己,全身都在颤抖,一种类似于痉挛的剧烈抖动。

    倪珞惊呆了,半刻之后,猛地扯起倪珈的手一看,静脉全是大大小小的针孔。他不敢相信,分明上次见她还是好好的!!!!

    倪珞眼睛里全是火,狠狠拧着倪珈的肩膀,把她从床上揪起来:“他妈的谁干的,我宰了他!!!”

    倪珈怎么会说?

    她只是不停地颤颤,声音抖得不成形:“倪珞,你的朋友,有没有类似的,药,或者……你帮帮我。我要死了,我难受得要死了。”

    她痛苦地仰着头,双手拼命在自己身上抓。不出半刻,手臂上脖子上全是红痕。

    倪珞却拧着她的双手,固定在她身后,把她死死搂在怀里,眼泪大滴大滴地往下砸。

    “倪珈,你不回来就好了。你要是没有换回来就好了。是我们家害了你,是我害了你。你不回来就好了。”

    可毒瘾渐渐上来,身体的渴望和依赖几乎让倪珈发疯,她哪里听得进去倪珞的话,只疯狂地挣扎要解脱。

    混乱中,她一把扯下倪珞钥匙链上的小刀,抵着手腕在他面前威胁:“倪珞,你不帮我,我宁愿死,我现在就死给你看!!!”

    倪珞看着已经失去理智的倪珈,终究还是心软地败下阵来,给唐瑄打了电话。

    唐瑄很快来了,给倪珈吃了几片他们家新研制的药物。

    倪珞一直立在床边看着,看着倪珈像是飘入云端一样,整个人身上的暴戾和狂躁瞬间消散,全然绵软无力下来,像一滩水,静止了,再也不动了。

    他前所未有的绝望,不知道她这样的安静究竟是好是坏。可她突然睁开了眼睛,没有一点儿情绪,干干净净地看着倪珞:“我饿了。”

    倪珞马上去楼下的seven买了一盒饭,走到半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