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七十九章 释怀感谢盗门九当家的打赏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公子,你有所不知,这座坟墓外观看起来跟其他墓并没有多大区别,不过它的内室,却被我娘施了法术——”小倩用略带嘶哑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跟我解释道,“祥符元年(公元1008年),我病死的那天夜里,我娘告诉我,她会将我的肉身放置在这座魔,鬼,人,妖皆无法进入的墓室之中;千年之后,待那个让这块无字墓碑显字的有缘人出现,墓室的内门便会大打而开,到时不仅我可以借尸还魂,一个惊天的秘密还会公之于众——”

    “怪不得房老大和老二用炸药都没有将墓门炸开,原来放置你肉身的那个墓室还是人鬼莫入的!”我若有所悟地点点头,又疑惑而道,“既然你可以借自己的尸体还魂,为什么你还霸占——借了陈文娟的身子呢?”

    “因为就在几天之前,我娘托梦于我,她说我和陈姑娘近日都有大难,陈姑娘性命不保已成定局,而我却可以在陈姑娘死后,暂借她身以度此劫。”小倩低头而道,完全一副不敢直视我的样子。

    “听你说得头头是道,我还真有点儿信了——不过,这死狐狸是怎么知道这些秘密的?”我狐疑地看着地上那只闭了眼睛的灰狐狸,又将求知的眼光望向小倩。

    “因为她本是我娘放在这墓边守墓的一只灵狐,不料她耐不住寂寞,一心想要成人——可惜呀,她若能再坚持几天,守得这墓千年,它定不会是现在这个结局。”

    “既然她是给你守墓的,为什么在客栈的时候你却没能发现它?”我感觉小倩的话跟我前几天的经历还有些矛盾,于是又不解地问了一句。

    “在这之前,其实我根本不知道我的墓在哪里,更不知道这只狐狸是为我守墓的,这一切也是一天前我娘托梦于我的。”小倩又深锁眉毛,缓缓而道。

    我听了付之一笑,“没想到这只修道已近千年的狐狸精,竟然被我甩出的一刀给杀死了,真是太可惜了!”

    “哈哈哈,臭小子,你以为你真有那么厉害,若不是老子暗中助你,你特么恐怕连那狐狸精的半点儿毛都沾不到!”

    不料,我的笑声未落,又一个声音更加狂妄地笑了起来。

    我寻着那声音的方向凝神一看,我草,风老不死的居然现身了,老子可好久都没在阳间见到他了啊!

    “喂,老不死的,你怎么又跑到阳间来了,地府待着不舒服吗?”

    见到故人,我多半还是有些欣喜的;将眼前的一切烦恼暂时抛于九霄云外之后,我嬉皮笑脸地冲到风青杨身边,忍不住就去抓他的白胡子。

    不过很遗憾,我却抓了个空。

    娘的,我居然忘记他已去地府报道了。

    “臭小子,还是那么老不正经——我今天来找你,是带一个人,哦——不对,是带一个鬼来见你的!”

    “什么鬼?”我很是纳闷地问道。

    “美女——还不快快现身?”老不死的对着我侧面不远的一棵大杨树一吆喝,我随即见到一个披着黑发,一身白衣的女人从那树后走了出来。

    待我看见她那张苍白的脸时,我才发现她居然是文娟妹纸!

    “陈——文娟。”

    我见到陈文娟,立马狂喜地冲到了她身边。

    本想像往常一样在她身上揩点油,可我手拿到半空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她已经不再是人了!

    伤感啊,真特么伤感!

    “江——大师。没想到昨天晚上一别,竟成了永诀。”陈文娟一改往日的泼辣,说起话来竟斯文得要命。

    娘的,难道变成鬼了,性格都改变了么?这特么也太快了点儿吧?老子真还有些适应不了。

    “你告诉我,你究竟是怎么死的——难道就因为你骂了一句‘阎王老儿’?”我盯着陈文娟的魂魄,很是愕然地问了一句。

    “臭小子,阎王爷也不是这么小气的,你的心上人今天能来见你最后一面,多半还是经过了他老人家的恩准。”风老爷子走到我身边,用手猛拍了一下我的脑袋,我感觉到那不是一般的疼啊!

    “娘的,为什么你可以打我,我却摸不到你?”我瞪着风青杨,又作出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娘的,我若连这点儿本事都没有,我也不敢在烈日当空的时候到阳间来玩玩了!——你跟你心上人的悄悄话讲完没有?哎呀我草,怎么都快午时三刻了啊,老子下午还约了几个女鬼打麻将啊!不行啊,老子得赶紧带上你的心上人回地府报道去了。”风老不死的掐指一算,然后又像小屁孩一样跳了起来,他那样子简直跟老顽童周伯通有得一拼,我特么也真是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