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自称仙子的女生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天色开始变得昏暗,城市里的各处,燃起了灯光。

    孙炎吹着口哨,踏着轻快的步子,走在回家的路上。

    他的左边,明明已经扩建了的街道,车来车往,仍是显得极为拥挤,城市里的车辆越来越多,人也越来越热闹,他很喜欢这种孤独地走在热闹的街上的感觉,要问为什么,他也弄不清楚。

    人,总是会有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就像有的人喜欢在清晨慢跑,有些人喜欢睡个懒觉,另外总有许多女生,喜欢去压马路,成群结伴的逛着店铺,看着她们买不起又或是其实根本就不想买的东西。

    当然,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这世上,免不了也会有些变.态,喜欢尾随异性……

    孙炎蓦一转身,疑惑地看向身后。

    一伙压马路的女生在他身后说说笑笑地走着,由于他的突然停下,一名女生差点撞了上来。女生停在那里,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这是一个男女平等,女生比男生更平等的世界,所以孙炎主动让了开来,然后继续扫视,周围人来人往,什么异常也没有发现。

    错觉?这种……被变.态盯上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疑惑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孙炎继续走着。

    从城市中央穿过的富溪上,架着长寿大桥,两道宽约一米的花铺,将机动车道和自行车道分了开来。孙炎走在高出自行车道约两公分的人行道上,扭头看向天空中的圆月。

    今晚的月亮很圆,让孙炎想起了他小时候在作文本上写的“天上的月亮像脸盆”,这样的句子,现在想起来当然很傻很蠢,不过谁又不是从这种又傻又蠢的童年走过来的?而且孙炎觉得自己至少不是最傻最蠢的那个,因为初中的时候,他的同桌还在写“天上的月亮像脸盆”,让三十分的作文才扣了十五分的孙炎,特别有自豪感……

    今晚的月亮确实很像脸盆,只不过是装了清水的脸盆,明晃晃的,就像要把城市里的灯火都映进去。月亮的下方,是闪动着粼粼光线的富溪,富溪里倒映着脸盆一样的圆月,让人感觉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这一个在天上,一个在水间的“双月”里飞出。

    这真是一个又圆又美的月亮。

    只不过……

    孙炎快速转身。

    一个娇小的身影嗖的一下,藏到了石栏的倒影下。

    石栏虽然被月光照出向内的倒影,但因为隔开机动车道的花圃上也有路灯,这倒影自是比较稀薄。藏在倒影里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女生,孙炎甚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觉得,这样子藏着别人就无法看到?

    事实上,旁边来去的路人,都已在奇怪的向她看去,不过这是一个就算隔壁邻居都未必相熟的时代,自也没有人会去多管闲事。

    女生缩在那里,就像是生怕被人看到的小白鼠,以至于孙炎都不好意思告诉她,所有人都看到了她。

    她难道是在跟踪我?孙炎心想。

    女变.态?

    孙炎掉头继续往前走。

    就这样一直走到桥头,他快速转身。

    不知何时又跟在他身后的娇小女生,像受惊一般向后跳了一步。

    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女生,但是孙炎并不认识。

    她的打扮,有些像电影里的古装美眉,杏子红的外衣绣着浅蓝色的缀边,双襟在有致的胸前交叠,于腰际打出绳结,下身是秋香色的褶裙,上衣的衣摆将褶裙遮去半截,这样的装扮,有些像古装的襦裙。

    她的脑上,梳的是双鬟的发型,毫不客气的说,这种发式,现在也就只有做母亲的闲来无事,梳在她们那幼儿园又或是低学龄的小女孩头上,让小女孩看上去更显可爱。

    虽然很难说她的发型和装扮算是“复古”还是“新潮”,但她确实是一个好看的女生,只是这尾随异性的做法,显然不是什么好的举止。孙炎开始搜索自己的记忆,她为什么要跟踪我?报仇?

    孙炎回想着那些小时候被他揪过辫子的小姑娘,但没有一个能与这个好看的女生对得上号,于是他心中生出寒意,想着莫非真的遇上了女变.态?不过这“女变.态”受惊的小兔子一般的神情,却又很难让人把她跟街头的拉风小太妹联想在一起。

    他问:“你是……”

    襦裙的女生一下子跳转过去,背对着他,就像是被外界的侵犯吓得缩回壳里的蜗牛。

    不理我?

    孙炎干脆转身就跑……我也不理你。

    孙炎的家就在桥头左侧的商厦里,从桥头的石阶往下去,沿着小道进入幽暗的深处,回过头来,身后已没有了人。孙炎心想,看来这只是个误会,那个女生并不是在跟踪他,只是刚好走在他的身后,也不知道是不是很少出门却又想象力丰富的宅女,看着他的背影就把他当成了恶棍,他一转身就被他吓着了。

    对于一向人畜无害,最多就是小时候揪揪女生辫子、往女生脖子里撒沙子的孙炎,居然会被人当成恶棍,他自己都觉得好笑。无奈地摇了摇头,他转回头……一张漂亮而又白皙的脸蛋出现在他的眼中。

    他只觉寒毛一下子竖了起来,被这也不知什么时候转到他前边的女生吓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你想做什么?”他下意识地捂紧胸口,往后退了一步。

    襦裙的女生看着他,泪水汪汪的样子,孙炎使劲想着她到底是不是自己小学的同学,被他抓过辫子,或者往她的身上放过虫子。女生的样子仿佛要哭出来一般,是那种想要开口说话,却又憋在那里,难为情到极点,怎么也不好意思开口的样子。

    孙炎小声说:“你……想要借钱吗?”

    女生轻轻的摇了摇头,脑上的双髻,随着她的动作轻轻地晃动。

    孙炎说:“我欠了你钱?”

    女生又摇了摇头,美丽的脸蛋憋得更红,红得像水灵灵的红苹果。

    “哦!”孙炎往右横了一步……我没欠你钱就好。

    他往前走去,很快就经过女生身边。

    紧接着就是衣袖一紧,他扭过头,见襦衣的女生伸出她的双手,紧紧的拉着他的袖子,却又是完全不知所措的样子。看到她这副不安的模样,孙炎倒是生出一些同情,转回身子,等她说话。

    桥上灯火闪烁,这里却是刚好处在两座六层的商品房之间,月光与街道上的灯光都被挡住,唯有两侧的一些窗户,有淡黄的光线照下。女生那杏子红的襦衣,在阴影间反显得鲜艳,就像是夜里的昙花,是一种朦朦胧胧的美。

    “孙炎公子是吗?”女生低着脑袋,不敢看他,那微弱的声音有若蚊子哼哼,显然是鼓足了好大的勇气,就算这样,发出来的声音也实在太小。

    孙炎心想:“公子?她是唱戏的吗?”

    他问:“你是……”

    “小、小女子姓杜……杜香香!”女生连腰都是弯的,双腿并拢,两只手收了回来,合拢在腹下,秋香色褶裙轻轻的晃动着,难为情到极点的样子。

    好像真的是唱戏的!孙炎想。

    “我知道公子不认识我,”杜香香声音小得要让孙炎竖起耳朵才能听到,“其实小女子也是今天才第一次见到公子。”

    “哦!是不是……我老妈欠了你家钱?”

    杜香香抬起头来,波浪鼓般摇着脑袋。

    孙炎心想,不是就好。

    杜香香轻声说:“其实,我是仙界的仙子!”

    孙炎张大口儿:“啥?你是啥?”

    “其实,我是仙界的仙子!”杜香香的声音很轻,但是很好听,就像是黄鹂一样,轻轻的,脆脆的,听在耳中,甜得像要融化一样。

    “事情是这个样子的,”自称仙子的女生,脸羞得让人觉得,可以在她那烫烫的脸上煎鸡蛋,“因为某个特殊的原因,今天我去见了月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