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17章 地底的死物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800采采道:“公子楼,是负先城城主南曹主之子,听说这些年里,南曹主大多数时候都在闭关修炼,负先城事务都是交给公子楼来处理。公子楼本身似乎也是一位拥有神通的高手,天尸宝阙又是负先城的重地,不知道香香姐和六花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又为什么会去行刺他。”

    凛道:“师父,你现在不是‘神灵’吗?为什么连这些都不知道?”看到现在这个小孩子般的师父,她真的很想去捏他脸,不过这个师父,其实只是一个幻像,捏也捏不着。

    孙小炎摇头道:“不知道为什么,负先城里根本没有圣婴神庙,所有的圣婴神庙都在城外,我的神识之灵,没有可供容身的神像,也就没有办法渗进城里。另外,这些日子在各个神庙里,接受到的信息太多,很多事情根本来不及过滤,再加上你们来了负先城,这一边的事交给你们,我也就没怎么关注这一带。”

    又道:“不只是负先城,北癸国的都城,我的神灵之识也没有办法进去。我能够感应到,北癸国的都城里,应该是有圣婴神庙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整个城都被一种神秘的力量笼罩着,我的愿力完全被隔绝在外边。倒是罗刹国里,圣婴大王的信仰要比其它地方强得多,但是无关的信息太多了,目前我的神灵之识还处在扩散阶段,这些信息没有办法主动过滤,暂时只能被动接受。”

    采采道:“我们也想弄清香香姐和六花出了什么事,但是现在,那位墨雷将军并不是很相信我们,如果我们想要得到信任,我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帮他们抓到这起连环命案的凶手。另外,他们已开始怀疑,这些命案全都是香香姐和六花做的。”

    红宝石之星从凛的胸襟里钻出来,嘻嘻的道:“都是凛的错,什么‘阴癸派的妖女’。那些人开始当真了。”

    凛嘀咕:“谁知道会变成这个样子?”

    采采跳到桌旁,摊开一张地图:“师父你看这里。”

    孙小炎的幻身,负手飘飞在她的身边。这是负先城及其周边的地图,图上已有九个村子打着叉。每一个村子旁,都标着记号,表示死亡的人数。采采开始解说,所有被害死的,全都是孩童。每一个村子里,都是有男孩,也有女孩,最初被害死的,是两个未满周岁的婴儿,紧接着的,是三个一岁周的孩子、一个二周岁、四个三周岁的、三个四周岁的、四个五岁周的、三个六周岁的,这两天里死掉的五个孩子,则是三个九周岁的、两个八周岁的。

    孙小炎道:“前面死掉的孩子,分别从未周岁、周岁、二周岁。一直持续道六周岁,然后直接跳到九周岁,现在又返回到八周岁?零一二三四五六九八……独独少了七周岁的?”

    采采与凛一同点头。凛道:“兆老捕头猜,很有可能已经有六周岁的孩子被害死,只是我们还没有发现。”

    孙小炎沉吟良久,忽道:“其实这案子,本身并不复杂,或是妖魔鬼怪受伤,被迫吞食精气,或是修炼邪术邪器。关键是要从凶徒所害死的这些孩子中。推出规律,从而提前判断出其下一步举动,方能够守株待兔,否则。村落众多,防不胜防,你们永远只能追着它跑。但是要从这些孩子的年纪、每一个村子里死亡的人数、村子的方位等等,去看出规律,难上加难,或者说。根本没有意义。只因为,这其中必定存在着一些故意用来迷惑人眼的地方,而术数方面,并非你们所长。”

    心中想着,若是香香又或小有琴在这里,多半能够从这些数字里面,找出规律,但他却是肯定做不到的。

    采采与凛对望一眼,采采道:“师父,那我们怎么办?难道就继续看着那凶手害人?”

    孙小炎冷笑道:“无防,蛇有蛇道,鼠有鼠路,巧极能克力,力大能克巧。800不管它如何弄巧,遇到我火云小圣、圣婴大王,那便算它倒霉。今晚你们且在这里歇息,凛,明日一早,你再以同样的手法召唤为师。”

    身子一晃,消失不见。

    既然师父已经说了,这件事先交给他,两个女孩也就未再多说,梳洗过后,一同脱衣,上榻睡去……

    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山间,一点幽光蜿蜒上行,进入了山腰处、近日才被山下的村民再次清理干净的神庙。

    幽光在庙内流转,现出四个猥琐的男子。其中一人,将包裹摊在案上,打开了开来,里面装着许多金银之器。发出淡淡光泽的,是一块不规则的石头,持在另一人手中,往这些金器银器照去,四人一同发出兴奋而又得意的声音。

    “今晚真是大赚了一笔!”摊包裹的那人低声说道。

    另一人疑惑地,借着这微弱的光线看向周围:“这里什么时候被弄得这么干净?”

    “你不知道么?近来到处都在传说圣婴大王显圣的事,估计是山外的那些愚夫当真的。”

    “都是些笨蛋,这神庙建起也有好几百年了,什么时候灵过?还显圣?真是脑袋坏掉了。我们偷完东西在这里分赃也不知道多少次了,圣婴大王怎么不来劈我们?他不是神灵么?”

    “就是,什么神灵,自己的窝子都成了贼窝也没看他管过!不过是个破神!”

    “说得好,有本事来劈我们啊……”

    轰!旱地拔雷,忽如其来的雷音,就像是天鼓一般直接闯入他们的耳鼓,震荡在他们的脑袋,犹若万马在轰鸣中奔腾,四人嘭嘭嘭嘭的,全都倒在地上,身体焦黑,触电一般抽搐。

    “既然你们都已经要求了,不劈你们我实在是过意不去!”孩童般悠闲,却又带着神秘的韵律的声音,缥缥缈缈地响起,“唉,向我许愿的人这么多,我还是头一次听到求我劈他的。感恩吧。我可不是什么愿都肯帮忙的!”

    火红的光芒,在台上粉嫩孩童的神像的额头上,似有若无地散出,火光幽远。化作愿力,往山外辐射而出。

    同一时间,千里方圆之内,所有圣婴大王的神殿内,都有同样的愿力散出!在无星无月的黑夜中。从各处不同的点,辐射而出的愿力,幽若雷达一般互相交织,上照暗空,下照冥地,古木恶庙,永劫尘迷,尺关地轴,在其掌中。

    元气化的神灵,进驻于众多神像。愿力通过毗蓝神珠,化作愿景。就像是众多散出信号的基站,愿景在无声无息中铺开,监视着神力覆盖下的天和地,一切阴戾与邪恶的气息,皆难逃此神灵的观察。似这般,监视了许久,神念微动,隐约感应到地底深处的某个所在,有阴暗的死灰之气。犹如狡兔一般,轻轻的动了一动。

    既然是死气,无缘无故,自不可能突然动弹。那神立时知道,他找到了他想要寻找的“东西”!

    潜藏在地底深处的死物,犹如受伤的野兽一般,发出轻轻的喘息声。像它这般的死物,原本是不应该有疼痛感的,但是此刻。那剜心一般的痛感,却在折磨着它。不过没有关系,很快,这种折磨就会结束。

    仿佛冥蛇一般,它悄悄的,沿着一条地底水脉,往远处溜去,一直来到一个小镇子的外头。它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色间,四处游荡,直至确定这里对它来说,并没有危险。它在心中冷笑,那群蠢货,果然被它耍得团团转,连它的尾巴都无法抓到。

    昏暗中,它如流水一般,潜入镇中,沿地而走,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