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19章 钓阴尸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原本被遮蔽的阳光,突然间覆了下来。

    采采一个抬头,发现顶上的篷盖已经被撤去,用来蔽日的术法也已经解除。

    她慌忙转身,奔向其他人:“兆老,马上那阴尸就要被钓出来的,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撤走?”

    兆老捕头轻咳一声,道:“这个……采姑娘,宫腾公子已经推算出阴尸的行动方向,同时已经确定,它绝不会藏在这里。我们已经计划好今晚捉拿阴尸的手段,时间不多,还要赶去布置。”

    采采急道:“你们再等等,我们很快就要把它钓上来了。”她想起师父所说的话:

    ——“那阴尸很可能是被不动明王火界咒的火印所伤,不动明王火界咒是香香的强项之一,在香香和六花于负先城内‘行刺公子楼’的第二天,这阴尸便跑出来吸取阳气疗伤,伤它的人很可能就是香香和六花,所以,一定要将它生擒,或者能够帮香香和六花洗脱冤情。”

    她急得拉住众人,让他们无论如何,都在再搭起篷盖,覆上蔽日术法,但已是无人再去信她。

    那唤作宫腾公子的青年摇扇道:“小姑娘只管放心,今晚我们一定能够将那阴尸擒下,绝不会再让它害人。至于此地,绝非它的藏身之处,我等在此,只是浪费时间。”

    犁逸雅更是取笑道:“我们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陪你们这两个傻得透顶的小孩子玩游戏。”

    采采急得脸蛋绯红,却是再无法劝动他们,在老捕头的指挥下,其他人已是纷纷撤去篷盖,开始撤退。

    ***

    同一时间,地底深处。

    死物在犹如洪炉一般的神炎之气中,有若受伤的野兽,躁动、喘息。

    四面八方,火郎火女,火驼火象。火蛇火车,炎火如城。它已被困在这一串神炎之气中,就像是蒸锅里的虫子,恐惧。惊慌,却是怎么也跳不出去。

    前方高处,它感受到了阴凉的气息,就像是沙漠上的滴水,冰川中的火焰。它是这一片蒸炉中唯一的清凉。却也是最大的危险。即便是再傻再蠢的鱼,都知道那是陷阱,就像是沙漠里出现的那杯水,明摆着就是鸩毒。然而,它体内尽是洪炎之气,周围有更多的热气,缓缓逼来,就像是渴到极点的沙漠族人,看着那唯一能够止渴的鸩毒,咆哮着。低喘着,却是怎么也无法抵挡它的引诱。

    酷热与绝望中,它再也无法抵挡那一丝阴凉的诱惑,终于在失神丧智中,不顾一切的,朝那团清凉之气扑了上去。

    ……

    ***

    “来了!”

    当女孩的大叫声传来的时候,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回头看去。

    只因她的声音实在太大,再加上紧随在她的叫声之后的闷吼声,带着愤怒和悲哀的绝望。

    回头的那一瞬间,宫腾兴一、兆鸿诚、伏敏才、铁泰定、犁雅逸等人。都有些目瞪口呆、瞠目结舌。在他们视线交织之处,高台上的女孩,已经将手中的长长竹竿使劲的往上甩,娇小玲珑的身姿。挥洒出艳红的残影。丝线从井中拉出,跟着丝线一同甩出的,是一具干瘪的尸体。

    虽然是死尸,却如鱼一般,不断的甩动,它有着长长的头发。丝线咬入口中,早已经挂入了它的腹内。死尸如活鱼,不断咬扯,挣扎,却怎么也无法将女孩以复制悬翦剑制成的“鱼线”扯断,只能在阳光下发出悲痛的吼声。

    阴尸?!众人的表情各不相同,宫腾兴一眼珠子都要凸出来,兆老捕头手放眼角,想搓一下看自己是不是生出幻觉,却又生怕自己一眨眼就错过什么。伏敏才手中的铁网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整个人都有些失神,铁泰定摸着脑袋左看右看,浑不知该做些什么。

    他们已经是座中的高手,都是如此反应,其他人更不用说,抬着篷盖的,篷盖倒下,喝着茶水的,茶水喷出。其中一名捕快离得较近,阴尸挣扎着飞来,他下意识的拔刀就砍,阴尸却又被丝线拽着甩向了另一头,他一刀砍空,用力过猛,砍在了身边同样惊慌失措的同伴臂上,差点把同伴的手卸了下来。

    红色旗袍的女孩,紧紧拉扯着甩来甩去的干尸,太阳却已照在了干尸上,原本体内就是洪炎之气,再被日精和阳光里的神秘佛光一照,干尸如同着了火一般,冒出青烟。

    “遮住日光!”最先反应过来的宫腾兴一,抢过伏敏才掉在地上的铁网,电光般凌空飞纵,刹那间将阴尸罩了进去。兆老捕头、伏敏才、铁泰定被他这么一提醒,手慌脚乱的,抓着篷盖去遮,犁雅逸等更是急忙散开施法。

    然而已经太迟,呼的一声,阴尸身上着火,直接烧成了焦炭……

    ***

    中午时分,太阳挂在空中,正是最闷热的时候。

    福溪岗上,却是一片安静,唯有远处的虫鸣,发出连续不断的吱声。

    看着倒在地上,就像是被烧过后只剩残骸的炭人,宫腾新一、兆老捕头等,面面相觑。

    唤作凛的女孩,却是立在高台上,双手抱胸,撇着嘴儿,很不开心。

    她费了这么大的劲,好不容易把阴尸钓了上来,结果就是因为这些人对她和师姐的不信任,阴尸变成了被火烧过的干尸,别说活捉了,现在根本就是连是男是女都看不出来。

    另一边,采采身背红鸾剑,襦衣襦裙,立在那里,却也无奈。哪怕这些人迟半个时辰撤,她们现在也已大功告成。

    这真是:不听女孩言,吃亏在眼前!

    兆鸿诚右手握在嘴前,轻咳一声:“宫腾贤侄……”

    一时间,所有人都看向宫腾兴一……你看,我们都说要跟着她们试上一试了,是你说阴尸怎么也不可能藏在这里,我们全都听你的,才犯下这种大错的。

    宫腾兴一看着地上的焦尸,却也是脑袋发懵……不可能的,不可能这么简单就把这只阴尸抓到的。首先,它就不可能会藏在这种地方。其次,从井里钓阴尸,这是什么笑话啊?

    不管怎么想,这都是不可能的事。然而事实却是,这个名字叫远坂凛的、来自一个叫慈航静斋的神秘门派的女孩,的确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把阴尸钓了上来,如果不是他让大家撤离。现在他们早已活捉了这只阴尸,也不会弄得这么不尴不尬。

    但这是不可能的啊!!!

    不管怎么想这都是不可能的啊!!!

    不管怎么看都不可能出现这种事的啊!!!

    因为很重要所以他一定要说三遍。

    能够把除他之外的所有人都耍得团团转,让他们拿它一点办法都没有的阴尸,脑袋得突然秀逗到什么样的地步,才会被一个十一岁多的小女孩,从一口井里钓出来?

    难道慈航静斋真的是一个如此强大而神秘的门派,随便冒出两个小女孩都比他更厉害?

    采采眯着眼睛:“刚才是谁说,我们在玩傻得透顶的小孩子游戏?”刚才叫他们多帮一会他们都不肯,明明是这么好的机会,就这样子被白白错过。这一下她也有些生气了。

    凛同样哼道:“是谁说我们在浪费时间?”

    “好像还有人说我们是在犯傻?”

    “明明就要把这厮活捉了,到底是哪些笨蛋犯傻,不相信我们却去相信另一个大笨蛋,错过了这么好的机会?”

    “唉,师妹,其实我们也要体谅一下他们,我们慈航静斋,妙术无双,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理解的。”

    “没错,像我们这种天生我才冰雪聪明智勇双全风华绝代的人物。居然要在这里,跟一群笨蛋合作,我们师姐妹真是寂寞……寂寞如雪啊!!!”身穿红色旗袍的小美人双手负后,仰天长叹。

    听着两个女孩的数落。一时间,憋红的憋红,苦笑的苦笑,惭愧的惭愧,叹气的叹气,没有一个人能够反驳得出话来。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