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七十九章送她回家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div class="ad250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neirongye300();</script></div>

    世民的眼里透着锥心的痛,嘴角慢慢变得苦涩,“父皇,您从来不记得曾经为大唐立过功的人?当初的刘文静是这样,现在的子轩也是这样,无论他们为大唐做过多少事,只要当下对您不利,便就该死?那是不是儿臣也是这样,儿臣为大唐东征西讨,一旦天下平定,父皇就不需要儿臣了,所以在儿臣与大哥、元吉的争斗中,父皇总是偏袒大哥和元吉?”

    李渊面不改色地说:“你说得没错,朕是大唐开国的皇帝,朕要想的是大唐如何基业长青、千秋万代。 《 那些曾经有过的功劳不能抵得过后来的罪过!世民你也一样,你虽是大唐建立的第一功臣,但是朕不会立你为太子。因为古往今来废长立幼就没有一个有好结果的,远的不说,隋文帝废长立幼弄得两代而亡,殷鉴不远,朕不能不吸取教训!”

    世民苦笑道:“父皇您觉得我会是杨广第二?您错了,您就好好做您的太上皇,长命百岁吧,我一定会让您看到大唐在我的手里发扬光大,开创盛世!”

    世民说完,决然地转身离开,再也没有回头……

    之后,李渊虽还住在太极宫,但身边只有张婕妤和尹德妃陪伴,其他人难得一见,就连裴寂也见不到李渊。

    后来,贞观三年,世民借故将裴寂贬到外地,终于为刘文静报了仇。李渊也于同一年从太极宫搬到了大安宫,在那里李渊又生活了六年,于贞观九年去世。这九年,李渊看到的是励精图治的世民,看到的是气象万千的大唐,世民用事实证明了他不是杨广,而是旷古难求的明君,但父子二人的心结却始终没有解开。

    世民回到丽正殿,还没进门便听见哭声,他停下脚步。只听子轩哭着说:“生死有命,强求不得,我不怕死,只是担心恪儿和治儿。怀君将恪儿托付给我。可是我却不能再照顾他了;而治儿……他还不到一岁,他还没叫过我一声母妃……”

    子轩哽咽着说不下去,秋实满脸是泪,“子轩,你放心。嫂子会照顾两位小殿下的。我与李进情深义重,必不再嫁,我会一直留在两位小殿下身边。虽然我是个下人,但谁不知道我从小便是殿下的心腹,就是殿下将来的妃嫔也必礼让我三分,我一定会护小殿下周全的。”

    似画已哭得难以自抑,断断续续地说:“似画……也绝不离开两位小殿下……似画会照顾小殿下的饮食起居……让他们健康地长大成人……”

    子轩抽泣着说:“似画啊,你不行……你还年轻,我会跟殿下说给你找个好人家……”

    似画痛哭道:“主子,你就成全似画吧!似画从小就跟在公主身边。公主离世时,似画恨不能跟她去了。只是公主不许,把我和三小殿下一起托付给了您,自从来到您身边,您待三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