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5|74|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
    章承煜很高兴,一路上的嘴都是翘着的,顺道给秘书室打了个电话,以后二十九层的餐后甜品就包给半夏了,店长这么有眼光,做出来的东西肯定不会差。

    把车开到孙晴家门口,章承煜无来由的有点紧张,停下来整了整衣领,又捋了一把头发,在后视镜前照了照。

    “怎么样,看起来还像爸爸不?”他皱着眉头问。

    爸爸哪里还有像不像的,顾苏抿住了嘴,一脸的诚恳:“像,特别像。”

    章承煜放下心来,刚要往楼道里走,忽然想了起来:“糟糕,刚才忘记打包个冰淇淋给咕噜了。”

    “都这种天气了,咕噜不能吃冰的东西。”顾苏解释说。

    章承煜思考了片刻:“那就去买点蛋糕和巧克力来。”

    顾苏又好气又好笑,眼角的余光瞥见了什么:“来不及了。”

    章承煜倏地回头一看,一株老槐树下,孙晴牵着咕噜的手,正笑眯眯地看着他们。

    咕噜欢呼了一声,迈着小短腿,朝着他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坏人……爸爸……”

    章承煜半蹲下身子,一把把她抱进了怀里,软绵绵香喷喷的身体,手感好得不得了,真想就这样抱着一直不撒手。

    “吧唧”一声,咕噜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湿漉漉的:“坏人爸爸,你怎么才来啊,咕噜想你了。”

    心脏如果会开花,现在一定盛放了吧。

    章承煜亲了她两口:“对不起,爸爸来迟了,你想怎么罚爸爸?”

    “好多好多,都可以吗?”咕噜期待地看着他。

    这样的小眼神怎么可能不同意,章承煜立刻慨然允诺:“什么都可以。”

    咕噜眼珠一转:“划船船,骑车车,还要……”她看了顾苏一眼,壮着胆子伸开了双臂,“这么多这么多的冰冰……”

    孙晴在一旁笑了:“这孩子,一天到晚都惦记着冰冰,都念叨了一天了,每一句都是咕噜不吃冰冰,这会儿可算是忍不住了。”

    “动动小脑筋想一想,可以吗?”顾苏沉着脸问。

    咕噜开始扭动小屁股,哼哼唧唧地指着章承煜:“不是咕噜,是坏人爸爸。”

    “什么叫坏人爸爸?”孙晴奇怪了,“爸爸就爸爸,还加个坏人干什么?”

    咕噜又开始掰手指了:“好多爸爸,罗尔夫爸爸、轰轰响叔叔爸爸、爹爹——”

    顾苏的脸涨得通红,一把捂住了咕噜的嘴巴,瞟了一眼脸已经黑得象锅底的章承煜:“咕噜弄错啦,那些都是叔叔,爸爸只有一个,你忘记了,和妈咪配对的只有爸爸,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爸爸和妈妈。”

    咕噜歪着脑袋想了一会,终于理解了,看向了孙晴:“和公公婆婆一样?”

    顾苏郑重地点了点头:“还有爷爷奶奶,都是这样一对一对的,以后爸爸妈妈和咕噜住在一起,我们是一家人。”

    章承煜的脸色这才和缓了下来,抬手就把顾苏也揽进了怀里,三个人脸贴着脸蹭了蹭,咕噜被他的胡子蹭得痒痒的,咯咯地笑了一阵,小屁股又扭动了起来,哼哼唧唧地嘟囔着:“咕噜好想吃冰冰啊……”

    顾苏简直哭笑不得,这可真够执着的。

    章承煜不忍心了,询问地看向顾苏。

    咕噜那是什么人啊,看脸色那是一等一的,立刻打蛇随棍上,这回不比划大的了,直接伸出了小手指,讨好地问:“妈咪,舔一口,就舔一口!”

    最后的结果当然不止舔了一口,舔了七□□十几二十口。

    不过咕噜也很容易满足,大部分的冰棍都你一口我一口,落入了顾苏和章承煜的肚子里,她只要最后吃了那最后一小撮,那这整支棒冰就好像都被她吃到了一样,摸着小肚子心满意足。

    章承煜还要去医院等消息,把他们俩送到家里就离开了。

    晚上九点的时候,台风即将在离n市不远的海岛登陆,风越来越大了,窗外碗口大的树都被吹得东倒西歪,呼啸声一阵紧似一阵。

    章承煜接连发了好几个短信过来,让她小心门窗,问咕噜有没有害怕。

    顾苏看了看旁边睡成一头小猪的咕噜,忍不住想笑,打着“怕风风”的借口,咕噜今天正大光明钻在她的怀里,捏着她的耳垂,不一会儿就打起了小呼噜,可能这台风对她的威慑力还不如不能吃冰冰来得大。

    虽然台风有着摧枯拉朽的威力,可是看着这几个短信,心里的暖意一阵接着一阵,章承煜不在她的身旁,可心却无处不在,这种感觉实在太美好了。

    到十点的时候,手机震动了起来,顾苏蹑手蹑脚地走到卧室外,接通了电话。

    听筒里,除了呼啸的风声,还有低低的呼吸声。

    顾苏的心口一紧,屏息问道:“怎么样?”

    “苏苏,”章承煜深吸了一口气,喉咙有些发哽,这个手术,对于他来说,不仅仅意味着沈思雨的生死,“手术成功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