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0|79|78|77|76|74|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子还珍贵,你稀罕得很。

    浴室里雾气弥漫,她心不在焉地靠着浴缸壁,按摩的水流冲击着穴道,让人昏昏欲睡。

    “只有我一个人把这么多年的感情傻呵呵地当了真。”

    “好,沈思雨,我这么多年挖心掏肺的算是喂了狗了……”

    “这些年来,是谁毫无怨言地一直陪着你?是谁毫无保留地包容你?”

    “你要和我死在一起,伤心的不仅是顾苏,还有另外一个人,你忍心吗?”

    ……

    “砰”的一声,沈思雨一下子从浴缸中坐起,茫然四顾,只见沈母白着一张脸站在门口。

    “怎么了?我……我好像睡着了。”她喃喃地说。

    “思雨,”沈母疾步走到她面前,定定地看着她,眼神惊骇,“你……你怎么不应我?你不会又……又要做傻事吧?”

    “怎么会!”沈思雨哑然失笑,“放心吧,我不会再让你们伤心,也不会再让……伤心。”

    她含糊着把名字混了过去,好像这样就可以自欺欺人。

    沈母将信将疑,看着沈思雨从浴缸里出来,披上了睡袍,她顺手就拿来浴巾替女儿擦那湿漉漉的头发。

    “思雨,”沈母吞吞吐吐地说,“你也别老是呆在公司,像以前一样多出去走走,让自己散散心。”

    “没什么兴趣,”沈思雨一脸的意兴阑珊,“你们以前不是嫌我老不着家吗?”

    沈母语塞,好一会儿才说:“那不一样,思雨,既然你已经对承煜放下了,就应该开始新的生活新的感情,过两天你表妹会开个生日就会,你大姨让你过去玩,说有好多青年才俊……”

    “妈!”沈思雨有点好笑,“你这是打算干什么吗?我沈思雨已经沦落到要相亲的地步了吗?”

    沈母没有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她,眼里又浮起一层水光。

    沈思雨挣扎了一下:“你怎么又来了,我真的已经对承煜没有那种感情了,我说话算话,从来不拖泥带水,不会再干傻事……”

    沈母的眼神哀伤,显然并不相信:“那你证明给我们看,就算不结婚,你谈个恋爱,你总这么单着,我们每天都担心得睡不着你知道吗?”

    沈思雨终于妥协。

    从生死关头兜了一圈回来,她最大的变化就是心软了,对于那些在意的人,再也做不到最疯狂的弃之不顾。

    不就谈个恋爱安安父母的心吗?这还不是小菜一碟,她沈思雨的追求者从初中开始就络绎不绝没断过,留学的时候还有个老外在每天她窗下唱情歌,疯狂地从y国追到了n市,最后还是陆文城出马假扮她的情人才把老外赶跑了。

    只是她把通讯录翻了个遍,几个还看得上眼的不是结婚了就是不在本市,还有几个不是娘娘腔就是大男子,一想到就难受,更别提在一起相处了。

    挑的有点眼花,沈思雨决定去剪个头发改变一下心情。

    美发中心专属的首席不在,老板一个劲儿地赔礼道歉,让他随便挑个设计师,这次的费用他请客。沈思雨也不在意,随手指了一个看得过去的。

    等到头发剪好,沈思雨这才漫不经心地一看,顿时瞪大了眼睛:镜子里那个头发七零八落的女人是自己吗?

    “你叫什么?”她回过头来看着设计师,那双漂亮的凤眼一下子光芒慑人。

    设计师的脸腾地红了,结结巴巴地说:“维……田……田翔……”

    旁边有人嗤笑了一声:“还田翔啊,天哥都说了不让你叫这个名字,维克托,你叫维克托,这么久了还记不住。”

    田翔强作镇定:“对不起沈小姐,这头发你还满意吗?哪里还需要修的?”

    剪成这副模样还能修吗?真想索性剃个光头算了。

    沈思雨烦恼地捋了捋头发,眯着眼睛看着他。

    旁边的设计师都一脸的幸灾乐祸等着看好戏,沈思雨是这里的贵宾,出手大方人也漂亮,不过嘴巴可毒着呢,嘲讽起人来能让人直接钻到地底下去。

    “我这样能出去见人吗?”沈思雨深吸了一口气,语气的确听起来不太好。

    不知道是真没听出来还是故意装着不懂,田翔一脸的愕然:“为什么不能?沈小姐,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

    沈思雨定定地看了他片刻,忽然笑了:“真的吗?”

    田翔郑重地点了点头,眼里是满满的惊艳。

    沈思雨很满意,心情大好:“小伙子眼光不错,索性就再帮我往上剪短点,多短你看着办,让你练练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