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节 苏州新城之荣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苏妹招待柳永和谢玉英的晚宴上,谢玉英一改沉默寡言的颓势,她要争取主动,却落入了苏妹设置的圈套之中,弄得她颇有些里外不是人的味道。

    苏妹师从柳永多年,对他的生活习惯了如指掌,但久别重逢,虽说病魔缠身,想来可以远行,应该没有大碍,无酒不成席,岂可无酒。

    苏妹请吴妈将其珍藏多年的好酒拿出来,邀柳永和谢玉英品尝,而吴妈颇为犹豫,并以柳师傅贵恙,不可饮酒为由加以婉言拒绝,而苏妹则催促道,柳师傅多年不见,自然要痛饮,奈何如此不舍,是何道理!

    吴妈辩称,此酒乃阿妹婚庆大典的纪念酒,放了这许多年,早成宝贝了,岂不可惜。

    翠儿帮腔妈妈道:“奶奶,此乃你不够大气了,柳师傅乃何人,苏州河之恩师,不比这老酒宝贵吗?”

    照理讲,柳永顺坡下驴,说一声因病不能饮酒便什么事都没有了,可柳永也许真的想饮酒,他有众多的理由喝上几大杯。

    可谢玉英则站起身来,显得格外温柔,她指着柳永刚刚端在手里的酒杯道:“久病未愈,身体要紧,切勿逞一时之快!”

    此话正合苏妹内心之意,只不过她不便说出口,恩师初来,又是爱酒之人,怎好让人以{茶代酒!如此做法,岂不显得不够诚意,师傅会想,汝这不孝之徒,深厚师恩还敌不过一杯醇酿,岂有此理!

    在苏妹诧异的目光中,柳永才不管谢玉英的好心劝阻,也许正是因为她的温情,使柳永更加逆反,柳永向谢玉英投以浅浅一笑,快速地举杯在苏妹和吴妈的酒杯之上碰了一下,便一饮而尽。

    饮便饮了吧。柳永似乎存心做过分之事,他又手持酒瓮,重新斟酒。

    这下激怒了谢玉英,她劈手夺过酒瓮,柳永觉得颜面无存,乃站起身来争夺酒瓮,两人正在剧烈争夺之中,酒瓮脱手,掉在地上,酒水四处飞溅。柳永见傻了眼的谢玉英。他瞪着她,鼻腔里发出恶狠狠的声音。

    “师傅息怒,不妨事,酒有的是!”苏妹上前安慰道,“翠儿,再拿一罐来!”

    谢玉英没法待下去,她起身往外走去,苏妹平静地道:“谢姐要更衣,在这边。”苏妹指了指左侧方向。

    待谢玉英转过拐角处。苏妹对柳永道:“她初来乍到,不熟悉,汝去指引指引才好。”

    柳永坐着不动,而且还有些不爽。稍顷,柳永也觉得应该去帮一帮,便起身出去,他到了楼口。看见谢玉英已经快速地下到院坝中,正大踏步往苏州河妓院外面而去。

    里面的苏妹正在催促柳永赶快去看看时,柳永返身回来道:“不用管她。她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说着,揭开瓷瓮的泥封,斟酒入杯,立饮而尽。

    苏妹递过茶水来:“师傅,给!”

    此时,吴妈念起了酒经,所谓少饮多益,多饮伤身,适可而止等等。并与年事已高,不便奉陪为由,劝柳永节制酒量之后,问起了柳永的病情,希望他能在苏州河静心调养。

    突然门口响起轻轻地敲门声,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聪明弟和小弟,他们见到正在饮酒的柳师傅,热情地迎上前去,亲热有加。

    柳永奇怪他指着苏妹和翠儿问道:“尔等称她什么?”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