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8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柯嘉是在半夜一点醒过来的,樊凯趴在他床沿边睡得正香。恍惚了一阵,柯嘉动了动脑袋,发现头还是晕得厉害,就像坐在摇晃的船上。闻到消毒水的味道,看着身上白色的薄被,才知道自己在病房里,一转头,看见樊凯,下意识就去摸他的头发。

    “啊,你终于醒了!”柯嘉的手指刚沾到樊凯的头发,他立刻惊醒,准确无误地抓住柯嘉的手指,满脸的急切,“怎么样?是不是很晕?”

    柯嘉点了下头,“有点。我昏过去了?”

    樊凯吐了口气,双手握住柯嘉的手,因为体虚,他的手都凉的,“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怎么样了呢。医生说你是,饥饿、疲劳和紧张才晕厥的。”想问他跟邵云春之间是否有争执,却在“想吃东西吗?”

    柯嘉感受了一下胃部,又点点头。

    樊凯松开他的手,转身从床头边上的柜子上拿过一只保温桶,拧开盖子,一股米香顿时飘出来。

    柯嘉吃惊地看着樊凯将糯糯的、还冒着热气的白粥盛在碗里,“现在很晚了吧,你什么时候弄的这个?”

    樊凯用勺子搅拌着还很烫的粥,说:“打电话让人去饭馆里定做的。”看了柯嘉一眼,笑道:“小地方也有小地方的好啊,人都很淳朴热情,听说是给病人吃的,看这煮得多稠。”

    柯嘉得意地挑挑眉,只不过太虚弱,显得迟缓,“我的家乡人,当然是不差的。”

    樊凯吹凉了一点,放下碗,扶起柯嘉在他身后塞了两个枕头让他半躺着,“是,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你的家乡父老又怎么会差?是你自己吃还是我喂你?”

    柯嘉瞪他一眼,伸出手来,“当然我自己吃。一个大男人,又不是缺胳膊少腿,还要人喂像什么话。”

    樊凯无奈地递给他碗,“在生病面前是不分男女的。不过你坚持要自己来,我尊重你。”

    米粥熬得恰到好处,又香又糯,入口清爽,一口就勾起了柯嘉的食欲,他三两下喝完,又把碗递给樊凯,让再来一碗。保温桶里的粥刚好两碗,柯嘉吃了没够,眼巴巴地瞅着樊凯。

    “医生说了,大饿之后不能立刻大饱,对胃不好。”樊凯倒了一杯温水给柯嘉,“今晚就这吃这么点,明早就能再吃了。来喝点水。”

    温水下肚,胃部又多了一点充盈感,柯嘉觉得四肢不再那么冷,头晕症状也减轻了许多。

    由于半夜才清醒,所以今晚是出不了院了。医生都下班了,根本就没人给开出院手续。镇卫生所新的住院部和门诊部还在建设中,现有的旧房子里根本就没有单人病房,也没有随时可供病人使用的热水,厕所倒是有,但是要用热水只能自带热水瓶到医院的公共热水房接水。

    柯嘉是临时被送来的,樊凯哪有准备,不过好在值班的小护士很热心,把值班室医生们的热水瓶借了两个给他。

    樊凯生平第一次照顾病人,而且,接开水这种事他根本就没见过,那一排生了锈的水龙头,他一开始连方向怎么扭都搞不清楚,差点把自己的手给烫了。幸好拿瓶子的手挪开得快,开水只溅了几滴在手背上,红了一点皮。

    接了水,但是又发现没有盆子和毛巾。

    柯嘉叹了口气,抬起手臂嗅了嗅自己的咯吱窝,说:“算了,我也不怎么臭,明天早点回去洗澡。”

    柯嘉是不臭,他本来就是少汗的体质,加上晕倒,直到醒来之前都没有动过,没出汗当然没什么怪味。但是樊凯不行,他从小养尊处优,个人卫生那是坚决不能马虎,更何况现在炎炎夏日,白天又奔波了一天,还为柯嘉担心,身上那味道,放个一晚上肯定就跟馊了的剩饭一样,他怎么能受得了。

    不顾柯嘉戏谑的眼神,樊凯坚持要到外面买盆子和毛巾。

    还好,卫生院外面有一家半夜还开着灯的小店。虽然五块钱一条的毛巾质量很差,但有胜于无,也好过他裹着一身臭味睡一夜。

    用一个塑料桶、一块香皂、一根毛巾、三包五毛钱一包的洗发精洗澡,这还是樊凯生平的初体验,虽然过程不太舒服,不太尽兴,但总算把自己给洗干净了。

    “柯嘉,头还晕吗?”樊凯弯着腰,单手撑在柯嘉的枕头边上,另一手摸着他的鬓角,“不晕的话还是起来洗洗吧,舒服点。”

    柯嘉懒懒的,但还是坐了起来,就脑袋还是有点晕乎,躺着还没什么,站起来就觉得不太好,他抓着樊凯的手臂,“你扶着我点。”

    樊凯干脆一把抱起柯嘉。

    “喂,你干嘛?”柯嘉吓得大叫一声。

    “小声点,你想把护士招进来啊。”

    柯嘉忙闭上嘴,但这公主抱的姿势,他一个男人……这、这、这实在是太羞了。

    “好了,你出去。”卫生间里,柯嘉坐在塑胶的凳子上,一只手推着樊凯,“快出去啊。”

    樊凯沉沉地盯着他,稳如泰山,“你自己行吗?别洗着洗着中途发晕摔一跤。”

    柯嘉不敢看樊凯的眼神儿,低着头,坚持推他,“不会,我现在不晕了。”

    “还是我帮你洗吧,你看你一点力气都没有。”樊凯蹲下来,握住柯嘉的手,一脸正直,“这里边的地板砖沾水之后穿着鞋都滑,你还病着呢。”

    “都说不用!”柯嘉急了,本来发白的脸色这会儿开始发红,“我只是有点虚,又不是手脚不能动,再说我没想洗澡,就只擦擦就好了,你就快出去吧求你了。”

    柯嘉克制不住自己的胡思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