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4章 多年之后的重聚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br />     如此情绪激动的邵沉让宋枭傻了眼,他对邵沉的印象仍旧停留在那个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从容不迫,总能微笑着完成他所有任性要求的印象中。

    “邵沉!冷静下来!你听我说!”宋燃紧紧扣住邵沉的肩膀,用力地看着他的眼睛,“现在距离你被日影袭击已经是许多年之后了!沛流之所以会是现在的样子,不是你的错……是我……在最关键的时刻没有抓住他。”

    邵沉愣住了,喃语道:“这不可能……你在安慰我!是你们救了我,但是舰长却出事了对不对!”

    “真的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当宋燃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内心深处满是惆怅。

    “那个……邵沉,你还记得我是谁吗?”宋枭开口问道。

    邵沉这才注意到被忽略了许久的宋枭,这个少年的眉眼很熟悉,但是却认不出来他是谁。

    看着他思索的表情,宋枭走到他的面前,撑着无菌舱的边缘,露出得意的笑容:“我是‘崩裂’的现任舰长——宋枭。”

    邵沉的眼睛越来越大,双手扣住了宋枭的脸:“你是那个吃零食到处掉渣的小孩?你以前长得难看死了!怎么可能长成现在这样!”

    宋枭的自尊心在那一刻被击得粉碎!

    这是邵沉吗?日影当初既然假扮的是邵沉而且还不被人发现,那么邵沉的性格就应该和他宋枭过去所了解的一模一样才是啊!

    “是的,他真的是宋枭。不过现任舰长什么的……小孩子就是喜欢给自己冠上一些了不起的称好吧,我还没有说要放弃‘崩裂’呢,他就说自己是舰长了。”

    “等等,‘崩裂’不是陷入虫洞之中了吗?”

    “你现在就在‘崩裂。”宋燃笑着说,“你相信现在已经很多年过去了吗?”

    邵沉仔细地看着宋燃,点了点头:“是的,我现在相信了。因为此刻的你,和我最后一次所见到的已经不同了。”

    宋燃没有问他是如何看出来的,他们之间有着宋枭所不能插足的默契。

    那天晚上,就连席殊也从第七象限回到了“崩裂”,所有舰组成员都来到了医疗室里。

    邵沉靠着椅背,对宋枭说:“嘿,小鬼,去把酒拿来!”

    宋枭瞪大了眼睛,要知道盘着腿拍着被子叫嚷着把零食拿来,可是他对邵沉的特权!现在怎么反过来了?

    其他人竟然没有反对的意见!

    宋枭看向奥兹,奥兹已经被邵沉拉去说话了,竟然连看都没看他一样。宋枭只好忍住心痛的感觉,开口问:“邵沉,你的身体才刚刚恢复,你确定要痛饮一番?”

    “我确定!我是个亚瑟,恢复的很迅速!”邵沉挥了挥手,“快去吧,小鬼!”

    什么小鬼!我是你的小主人!好歹也该加一句“阁下”!

    宋枭愤愤然起身,去拿酒了。

    在这一天,所有曾经操纵过“崩裂”系统的人都在这间医疗室里。

    “我从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们还能重聚。”凌颂抬起胳膊,搭上了沉默着的席殊的肩膀,“宋燃你被高缇耶带走了,我带着其他人逃离了‘崩裂’,席殊的穿梭舰撞入了兰斯洛特通天塔,成为了蕾娜公主的丈夫,皇室的成员……邵沉被日影袭击,沛流四处寻找‘崩裂’的下落……”

    席殊将凌颂的胳膊拍了下去:“我被困在通天塔里的时候,怎么没见你来救我?”

    “……我怎么能去破坏你的好事呢?你想想看,要是我纠结了大队人马把你给救出来了,你能有那么美丽的妻子?”

    “什么?席殊竟然有妻子了?他这种不解风情的性格,竟然也有女人能看得上?”邵沉露出万分惊讶的表情。

    宋燃浅笑着看着曾经的伙伴聊着这些年发生的事情。

    宋枭几乎没有插嘴的余地,直接被凌颂灌了几大口酒,呛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凌颂细数了这五年来宋枭在“崩裂”上做过的所有靠谱和不靠谱的事情。

    那些不靠谱的事情自然让大家笑到眼泪都快出来,就连一向不苟言笑的席殊都弯起了唇角。

    当说到宋枭是如何将“崩裂”的系统推上新的高度,以及如何执着地巩固了“崩裂”的内舱成功抵御了影子军团的入侵时,邵沉愣住了。

    “真不愧是宋燃的亲弟弟!看你小时候蠢成那样,什么都要奥兹帮你做,现在竟然还有不小的能耐了!”

    宋枭捏紧了拳头,这个邵沉真的是够了啊!

    邵沉看向奥兹的方向,这个年轻人还保留着儿时的气质,就连神情都没有多少变化。

    “嘿,从在‘双子星’上见到你,我就知道你以后一定是个厉害的角色。”邵沉与奥兹碰杯,用有几分惆怅的语气说,“看见你和宋枭那个小鬼都长大了,甚至于都能驾驶星舰进行连我都没有经历过几次的大型会战……才真的感觉时间过去了好久好久。我们的时代,真的已经过去了。”

    所有人安静了下来。

    宋燃撑着下巴,望向沉睡中的宋沛流。在场所有人都顺着他的目光望了过去。

    “敬宋沛流,没有他一直驻守在我们的后背,就没有我们的今日。”凌颂抬起了酒杯。

    “敬宋沛流!”

    所有人在那一刻齐齐举杯。

    宋枭在心中默念:二哥,你看见了吗?大家都在等待你的回归。

    那天夜晚,宋枭将自己的双手双脚都架在了奥兹的身上,而奥兹则搂着他,用没有起伏的语调说:“你是想我让你疼吗?”

    宋枭松开了奥兹,背过身去,而奥兹则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宋枭的发丝。

    宋枭忽然转身,跨坐在了奥兹的腰上,低下头来吻上对方。

    “喂……那你就让我疼呗……”

    骤然间天地倒转,奥兹的吻压迫性地落在了宋枭的唇上。

    之后的几个小时,他就是把嗓子都喊哑了,对方也没停下。

    真的够疼了!

    宋枭为自己的一时冲动懊恼不已。他在奥兹的怀里昏睡了过去,直到联络器里传来里昂的声音。

    “宋枭!宋枭!‘凝望’不见了!宋燃还有宋沛流也不见了!”

    宋枭轰地从奥兹的怀里爬起来,飞快地冲到了医疗室,果然宋沛流的无菌舱不见了。

    席殊、凌颂以及邵沉只是沉默地看着宋枭四下寻找宋燃,他们应该早就知道了宋燃的打算。

    宋枭启动了“崩裂”的搜索功能,大范围地寻找着“凝望”的踪影,还好“凝望”还没有进行星际穿越。

    “大哥!你搞什么啊!你要把二哥带去哪里!你别闹了,快点回来!”

    宋枭的心中有一种忐忑,那一刻他好像回到了小时候坐在宋家的屋顶期盼着宋燃回家,得到的却是他失踪消息的心情。

    “宋枭,你已经长大了。而且长大的速度快到让我措手不及。”

    宋燃的声音是平静的,甚至可以想象他唇角的那一抹笑意。

    “你在说什么鬼话?我当然会长大!”

    宋枭启动了“崩裂”锁定了宋燃的位置,准备追上去。

    “既然你已经长大了,我就不需要再含辛茹苦地养育你,可以做一点我想做的事情了。”

    “你什么时候含辛茹苦养育过我了?你什么时候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宋枭的眼睛红了起来。

    “不要来找我,既然你长大了,就该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而我现在,正在去我该做的事情的路上。如果是你,一定会很有耐心地解码沛流的基因,哪怕花费一生一世的时间,你也不会厌烦也不会放弃。但是从小我就没有你那样的恒心,我总想要把我有限的时间都拿来享受我所喜爱的事物。当下,我最想要的就是沛流能够醒过来,我能够听见他对我说话,我想要他不再是看着我的背影而是看着我的眼睛。我急切地想要这个结果,每一秒都比前一秒更想。”

    “我可以帮你啊!我很聪明的!我可以陪你一起去计算!”

    “傻瓜,除了找到让沛流醒来的方法,不要忘记你还有奥兹。我要带着沛流去‘金色潘多拉’的起源地,在那里通过提炼那种远古生物的遗骸也许能找到完全让沛流失去亚瑟能力的方法。”

    “没有人知道那个起源地在哪里!你要在第九象限里大海捞针吗?”

    宋燃发出一声轻笑:“第九象限就算再广袤,一生的时间也已经足够了。我会一边漫游一边继续解码沛流的基因,我不想再有人打扰我,也不想被其他的事情所干扰。我想要专心地只做好这一件事情。”

    宋枭知道,宋燃已经下定了决心。

    一旦他决定了事情,就不可能更改。

    宋枭低下头来,用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掉落:“那么你知道我的梦想是什么吗?”

    “拥有一个零食做成的星球。”

    这是宋枭孩提时代总是挂在嘴上的梦想。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