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8章 沃姆温德之战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他们贴着“梦游者”的行进,凌颂与席殊对它进行了扫描,锁定了异铯金属密度最低的某个部分,开始具有针对性的攻击。

    两艘穿梭舰进入了轨迹隐形模式,犹如幽灵一般让“梦游者”防不胜防。他们交替进攻,总是在不同的方位出现,却在同一时刻向目标处发射彗星导弹。瞬时间“梦游者”被炸裂出缝隙,席殊与凌颂赶在它被机械师修复之前冲了进去。

    “梦游者”展开了内部防守,席殊与凌颂看似横冲直撞实际上却在扫描星舰的内部。

    他们终于定位到温德·法恩的所在,以最直接的方式在“梦游者”内部进行狂轰乱炸,不断将封闭的通道和壁垒炸开。

    此时,“梦游者”的机械师几乎陷入疯狂,他修复星舰的速度远不及凌颂与席殊破坏的速度。迫不得已,星舰内部的穿梭舰舰队出动,在“梦游者”的内部开启了一场迷宫战。

    火光飞溅,坍塌声不断响起。

    凌颂与席殊将这些堵截他们的穿梭舰一一击溃。

    就在他们即将进入温德·法恩的囚室之前,他们惊觉有人落在了他们的穿梭舰上,并且试图入侵。

    凌颂仰起脸,看见一只手从头顶伸了过来,对方的力量渗入舰体,凌颂扯起唇角,瞬间将对方分解。席殊也是如此。

    但是事情的发展远不止如此,那些刺客干脆不再隐秘自己的行踪,直接从四面八方涌来,他们不仅仅要分解凌颂与席殊的穿梭舰,而是打算一鼓作气将里面的驾驶员也分解!

    凌颂调笑着说:“席殊,你若是被分解得连渣都不剩了,我会照顾好蕾娜的,你就放心去吧!”

    “闭嘴。”

    席殊开启穿梭舰的防御力场,骤然将这群刺客震开。

    穿梭舰毕竟不比星舰,有着充足的能量储备,就算宋枭研究出了穿梭舰的防御力场,也无法让它们像星舰一样长时间释放力场。

    甩掉刺客的席殊直截了当地将前面的囚室轰开,猛地冲向前方。

    “喂!等等我!你这个没有合作精神的家伙!”

    凌颂嘴上不满,却并没有急着开启力场,而是将右手的手掌覆在舱顶,精心等待着刺客们即将渗入的瞬间,猛地将自己的力量灌注于舱壁,强势地碾压,将这些刺客在瞬间全部解决,然后紧追席殊而去。

    整个空间在震颤,温德·法恩不愧久经风雨,面对现在的情景,仍旧能淡然地端坐在囚室的中央。

    刺客兵团意识到席殊与凌颂的能力卓绝,更不用说“崩裂”对“梦游者”的打击完全让它的驾驶者应接不暇,毕竟整个星际之中能力能与邵沉相媲美的星舰驾驶员寥寥可数,为了避免温德·法恩被带走,最简单直接的方式就是杀了他。

    死亡步步逼近,温德·法恩的衣衫掠起,仿佛一股力量要将他掀翻。他闭上了眼睛,此时此刻,任何的反抗都是徒劳,他身体的肌肤正如同砂砾一般离开他的身体。

    可就在席殊与凌颂冲进来的刹那,所有游离的一切骤然回归,温德·法恩睁开了眼睛。

    既然刺客兵团想以简单的方式结束这一切,席殊与凌颂比他们更加简单。

    他们离开了穿梭舰,两人释放出来的立场逐渐合二为一,逐渐吞没这个囚室里所有的一切。

    那些隐藏起来的刺客与这个囚室一起被分解,除了温德·法恩依旧稳如泰山,所有的一切都化为乌有。这就像是发生在一瞬间的风化,就连刺客兵团赖以隐藏的空间也消失了。

    “阁下,请随我们离开。”

    席殊与凌颂彬彬有礼来到温德·法恩的身边,一左一右覆上他手腕上的磁力捕捉器,瞬间将其解锁。

    温德·法恩的神色并没有任何变化,因为他知道只要还没离开“梦游者”都不算真正的安全。他进入了席殊的穿梭舰,冲向“梦游者”之外。

    机械师开始调整和修复“梦游者”的内部构造,他们只能一路攻击。

    里昂在全息影像上锁定了席殊与凌颂的位置,对邵沉说:“也许我们可以将‘梦游者’炸开?”

    一个进攻角度传输给了邵沉,邵沉笑了笑说:“好啊,小鬼,那就看一看我和你之间的默契够不够!”

    说完,“崩裂”启动了伽马射线炮,能量聚集的过程中,它环绕“梦游者”不断使用粒子炮轰击。

    “梦游者”集成了“王座”高超的进攻系统以及类似“黑色幽灵”的轨迹隐形技术,让它在抵御“崩裂”袭击的同时又总能在最关键的一刻逃走。这就仿佛宇宙深处无处可藏的追逐游戏。只是原本作为猎手的“梦游者”如今成为了猎物。

    但“崩裂”航行角度与速度的配合可以算是星舰里的极限。原本环绕在“梦游者”身侧的“崩裂”骤然消失,却又在瞬间出现在了它的斜上方,伽马射线跑贯穿了“梦游者”,就像切蛋糕一样,将它一分为二。

    巨大的爆裂声在漆黑的宇宙中响起,如同延绵不绝的乐章。

    “梦游者”惊慌失措地试图修复自己,而它的内部又有两艘穿梭舰不断地横冲直撞,它如同巨浪之中破败的航船,沉没已成为它的命运。

    席殊与凌颂成功飞离“梦游者”的刹那,它的“火种”试图启动防御力场将他们束缚于其中,但是忽略了如今“梦游者”已经不是一个整体,防御力场巨大的缺口无法捕获席殊与凌颂,而凌颂更是在离开的最后一刻发射了一记彗星导弹,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梦游者”不断地拆解折断,里昂可以想象到它的机械师是多么地颓然,费尽力气的修复迎来的总是更加疯狂地毁灭。

    “崩裂”的通道打开,席殊与凌颂稳稳地驶入。

    当温德·法恩迈出来的那一刻,看见的是已经等候在那里的舰组成员。

    他的目光中忍不住地动容,在“梦游者”上经历了五年被囚禁的时光,重获自由的瞬间就算是历经风浪的他也不得不激动。

    “我真的十分感谢诸位。”

    “真不用谢。不过作为奥兹的父亲,我相信您在我们的舰长宋枭面前一定会很有权威性。所以请您帮个忙,让那个小鬼安分一点,我们这些人就都能省心了。”邵沉的声音传来,带着一丝调侃。

    “现在说谢谢还太早了。”席殊跨出穿梭舰,“通知全体舰组成员,做好准备,我们下一步的目的地是沃姆温德!”

    “喂,我现在可是代理舰长,能不能请你不要越过我发号施令?”邵沉不爽地砸了砸嘴。

    席殊与凌颂回到了驾驶舱,邵沉开启了虫洞,他们冲向沃姆温德。

    而此时的“双子星”还在疲于解开星盾的防护。

    “喂,你就不担心邵沉他们能不能把你的父亲救出来吗?”宋枭在空隙之间开口问。

    “邵沉、席殊还有凌颂都是能力最为卓绝的星舰驾驶者,而且驾驶的也是至今无可超越的星舰。如果这样都无法从‘梦游者’那里救回我的父亲,那么其他人也办不到。与其这样,不如放下。

    专注于现在我们正在做的事情。”

    奥兹是沉静的。

    这让宋枭想到了寂静的山林,总能从容地收敛所有沉落的日光。

    宋枭忽然觉得这样的奥兹真的很帅气。而这种帅气可能是自己修炼几十年都没办法得到的。忽然很想吻他,很想狠狠咬上他的嘴唇,听他的呼吸因为自己而沉重。

    越想,宋枭就觉得自己越倒霉。要是被奥兹知道他现在在想什么,以后都翻身无望了!

    最重要的是,他们的时间如此紧迫,自己竟然分心,真是罪大恶极!

    “宋枭,你的心脏跳得很快。”

    “啊?什么?我哪里有心跳得很快!”

    “你忘记了,我们的思维被连入了同一个系统。”

    所以宋枭的心动也好,激动也好,奥兹都能体会到。

    就像年少时他们第一次共同驾驶穿梭舰前往中央研究院一样,奥兹能轻易地察觉宋枭的情绪波动,而宋枭却感觉不到任何奥兹的情绪。

    “宋枭。”

    “干嘛啦!我现在心跳很正常!”

    “等到这一切结束,我会好好抱你。”

    “什么?”宋枭用“你搞错了吧”的目光望向奥兹,难道不该是他好好在奥兹身上享受一番?

    “小心!”奥兹的声音冷了下来。

    他们的面前,虫洞打开,“王座”迎面而来,带着狠决的气势,冲撞来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