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章 燃一盏心灯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他怎么可怕了?”尘痴不禁好奇地问道,她已经听不止一个人这么说她那位师兄了,难不成他是魔王转世,这才让人如此惧怕?

    “封师叔性格冷僻,而且自带天生戾气,特别恐怖,我连看都不敢看他。”梵心心直口快,没注意到白露在跟她使眼色,一下子就说了出来。

    “天生戾气?”尘痴愣了,她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

    “就是一种不好的气质,容易冲撞人”,白露有些无奈,怕梵心再说出什么失礼的话,他赶在她开口之前就解释道,“这是尊者亲口说的,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封师叔才会常年在外历练,为的就是找到办法祛除身上的戾气。”

    听上去好像很可怜的样子……尘痴心里头竟然有些同情她这位师兄了。

    “难道师父也没办法帮他化解吗?”

    白露点了点头,道:“封师叔的戾气太重,饶是神通广大如尊者,也没有办法,只能让封师叔自己去化解。”

    “我看倒不是这样呢,尊者好像不是很喜欢封师叔”,梵心抢先开口,压低了声音,“尊者那么和蔼一个人,对谁都是温和亲善的,但唯独对封师叔特别冷淡……他的戾气,尊者也没有亲自出手帮他化解过……”

    “别乱说!”白露变了脸色,终于忍不住开口制止了她。

    师父不喜欢师兄?尘痴挑了挑眉,心里同时也松了口气。真是……太好了。

    “我刚拜入昆仑,按理说是该我先去拜见师兄的”,尘痴微微一笑,“我们走吧。”

    她语气温和,却自带一股坚持,不顾梵心夸张的悲苦表情,她就招来一柄玉剑。

    玉剑细长,正如它的名字“碧渊”一般,碧绿而深远。它漂浮在半空中,浑身披着一层淡淡的银芒。这是玉清子昨日送给尘痴的……专门飞行法器。

    踩在碧绿渊上,尘痴一边在心底感叹着师父的暴殄天物,一边打量着早晨的司晨峰。白露和梵心跟在身后,随着越到司晨峰的高处,面色越发变得恭谨,尤其是梵心,紧张的脸色都有些发白。

    碧渊的速度很快,只半炷香的功夫就将白露和梵心甩在了身后。尘痴不由得控制着壁渊放缓了速度,待等到二人再次跟上自己,她不由得有些惊讶。

    “梵心姐姐,白露哥哥,你们的脸色看起来怎么这么差?”

    梵心打了个哆嗦,正欲开口,却再次被白露抢了先:“师叔,您直接称呼我们名字罢……我们平日里惫懒,怠慢了修行,刚刚是全力施展才跟上师叔的,所以现在有些累。”

    “都怪我……是我御着碧渊疏忽了!你们二人都是筑基晚期,修为比我高多了。下次我叫师父也给你们两人配两把好的法器。”

    白露和梵心面面相觑,这回倒是一致地摇头拒绝了。开玩笑,碧渊可是尊者从极寒之地取来冰玉耗费百年才制成,当年尹尊者想拿一座灵石矿脉来换,玉尊者都不肯!

    尘痴听闻璧渊的来历,也大为咋舌,暗道自己踩着的哪是一把剑,明明是无尽的灵石啊。

    有师如此……她的压力好大!

    司晨峰其实很大,要是真让尘痴御器飞一圈,几天几夜也是飞不完的。玉清子考虑到了这一点,就对整个司晨峰都设了禁制,让尘痴飞行时速度得以变快。

    尘痴放缓了速度,和白露、梵心一起,三人的身影穿梭在云间,等到终于到了司晨峰的峰顶附近时,已是日上三竿。峰顶白雪皑皑,和风景秀美逼人的山腰比起来,是另一种大气和凌冽。

    淡金色的阳光笼罩着司晨峰,云雾都被染了色。剔透的冰层在阳光照射下,现出好看的色彩。透过周边缭绕的云气,尘痴依稀可以看到万里之下的景色。远方的天梯若隐若现,摇摆着梯身,似乎在跟她打招呼。

    她置身云间,踩在碧渊上,眼底是大半个昆仑。

    一时间,尘痴只觉得心境都变得开阔许多。

    “二师叔,师父和封师叔应该就在司晨殿了……”梵心的声音有些吞吐,“我突然觉得身体有些不舒服,不如我就在外面等你和白露吧。”

    尘痴不禁哑然,她笑了笑,看出梵心是不敢见到自己那师兄,也没勉强,只和着无语的白露一起往着司晨殿走去。

    司晨殿很是朴素,从外观上看起来,连尘痴住的“宁远居”的半分精致都比不上,但反而却有种说不出的简约。

    离司晨殿还有一段距离时,尘痴就下了剑,步行着走过去。离司晨殿越近,她的心中忽然就起了一阵颤栗。

    心跳莫名其妙变得不规律,尘痴只觉得自己的眼皮不停地在跳。等站到了殿门前,她的腿似乎已重逾千斤,怎么都迈不动了。

    “痴儿”,大门自动地打开,白发苍苍的玉清子站在门口,看到尘痴时,眼前一亮,笑眯眯地摸着胡子道,“为师正打算去找你呢。”

    “师父,徒弟给您请安了。”那种奇怪的压迫感猛然消失,尘痴对着玉尊者行了个礼,几乎怀疑自己刚刚的紧张和心悸是错觉。

    玉尊者笑得合不拢嘴,他把尘痴给扶起来:“为师不在意那些繁杂的礼节,你我师徒间随意些就好。”

    “今天这头发是梵心给你梳的吧,很好,不愧是我玉清子的徒弟,这回看那些长老还怎么说,”他越看尘痴越觉得喜爱,忍不住揉了揉她头上用辫子编出来的一个小球,“梵心那丫头呢?又不敢上来了?”

    一旁的白露低下了头:“梵心她……”

    “梵心姐姐身子不舒服,在外面等着呢”,尘痴眼珠子一转,“师父,师兄是不是回来了,他人在哪呢?”

    “你来得不巧,封陌刚离开。你大师兄性子古怪,痴儿可别跟他一般计较。他历练完回昆仑之后,一般先要焚香沐浴一番”,玉清子得意地抚了抚胡须,“不过在为师的叮嘱下,他还是给你这个师妹准备了礼物的。”

    焚香沐浴?这位师兄还真是讲究。尘痴笑得温柔:“那我们是不是就先等师兄出来,然后就去浮虚岛……”

    “不用了”,玉清子摇了摇头,“你那师兄怪习惯多,还不一定能准时赶上你的拜师仪式,我们直接去浮虚岛吧。”

    自己的拜师仪式,身为师兄竟还有迟到的道理?尘痴心中有些不喜,面上却有些犹豫道:“这样不大好吧……”

    “没事”,玉清子已经招来了白云,“不用管他。”

    尘痴有些无语,为那尚未见面的师兄,亦为面前的师父……

    “对了”,接了梵心,玉清子突然对着尘痴正色道,“为师要跟你说件很严肃的事情,你那师兄不止脾气古怪,还有天生的戾气。这戾气对于普通人来说没有任何影响,但对于修真者来说,却有很大的冲撞。你是五行灵体,对灵气的感应很灵敏。你见到他时恐怕会不大好受。”

    尘痴有些惊讶,天生戾气竟然还有这作用么。

    “师父你也是五行灵体,你也会受影响吗?”她不禁问道。

    “为师已至渡劫期,那些影响对为师来说已经微乎其微了。你师兄是先天灵体,他的戾气曾让他修行加快,如今却已经开始阻碍他的修行了。他这次历练回来,倒是寻着办法将戾气消磨了不少,或许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如常人一般了。”

    “真的吗?”尘痴只觉新奇,“难道那戾气连师父都没有办法化解吗?”

    “是的”,只几句闲聊的功夫,玉清子就使用缩地成寸来到了浮虚岛上空,“不止是为师,就连整个昆仑都没有人能化解,只有凭他自己,才能找出办法去划掉他的戾气。”

    尘痴还没来得及反应,眼前的景色就变了。她哪还有心思在意玉清子说了什么,只好奇地打量着面前的一切。

    浮虚岛和司晨峰完全是两种风格。岛屿绵延数千里,逶迤地铺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似一条长龙正欲腾空而起,上面景色各异,有种让人惊叹的雄伟绮丽。此刻这座巨大的岛屿上空已经来了不少人。他们或乘着灵禽,或御着法器,都成群结队地赶来。各色法术的光影闪现,好不热闹。

    但随着玉清子带着尘痴走出空间结界,踏上浮虚岛的半空,整个天幕顿时都安静了些许。

    “司晨峰玉尊者到——”早有人恭敬地迎了上来,一声传呼飘得很远很远。

    “参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