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章 所谓作大死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二十九章

    在一代大师古芒和拥有超高炼器天赋的陆翩的不懈指导下,尘痴开始制作她第三个法器。

    她这回想做一个手镯——这还是木华启发她的,他师父凝华的本命法宝就是手镯,兼具攻击和防身两种功能。

    古芒正在为木华认主法器护法,陆翩就自告奋勇过来指导尘痴。此刻见尘痴将所有材料都处理得井井有条,陆翩不禁夸道:“小师妹,你这次做得不错,应该可以成功”

    尘痴现在正小心翼翼地操控着灵力,闻言紧张的心情终于放松了点。感受到灵力和材料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她也有种预感,自己这次一定能成功的……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炼器房的温度也逐渐上升。陆翩手中不知何时变出把扇子来,有一下没一下地摇着,倒有种翩翩佳公子的感觉。他每摇一下扇子,房内的温度就下降一分。直到尘痴盘膝而坐的身子忽然颤抖起来,只见原本淬器的赤焰猛地变成苍冷的青白色……

    陆翩反应很快,立刻就为尘痴加固了周身的结界。他道:“小师妹别怕,恐怕是你的法器促成了火焰的变异,这是好事。”

    尘痴这才松了口气。只见青白色的火焰嚣张地舔舐着熔炉,没多久,熔炉便震颤起来,里面仿佛有什么东西正要飞出。

    一种奇怪的感觉自心底产生,尘痴觉得熔炉里的东西似乎在呼唤她。她心中大喜,法器生了灵智,自己这回肯定能够成功!

    陆翩面上的笑意也加深了。古芒似是察觉到了这边的动静,很快就过来了,刚好看见一道淡黄色的光芒破炉而出……

    尘痴满意地看着漂浮在自己面前的法器,一股亲切感油然而生。直到法器身上的光芒逐渐散去,露出本来面目,尘痴的表情也从喜悦变得为然。

    只见这新出生的法器呈浅黄色,约莫婴儿拳头大小,周身的弧度圆润而完美……要说有哪不好的话,可能就是因为它太像一颗球了。

    “它怎么成了这个样子?”尘痴指着面前的小圆球,声音颤抖。

    “尘师侄不是打算做一只铁球么?”古芒开口,就是毫不留情的讽刺。

    陆翩安慰道:“小师妹不要难过,这个圆圆的法器,看起来还是很可爱的……”

    尘痴欲哭无泪:“有人用一颗小球做法器吗?”

    见她一副哀怨的小模样,陆翩忍俊不禁:“不然我帮你修整修整,看能不能重新弄成手镯。”

    看到了希望,尘痴双眼亮晶晶地望着陆翩:“师兄,真的可以吗?手镯和球的差别那个大……”

    古芒呵呵一笑:“你做出来的,差别不大。”

    倍受打击的尘痴无言以对,却又听到古芒说道:“法器已经成型,重新炼制的话可能会毁坏最初炼制者留下的禁制。要真修改的话,不能太过破坏它的结构,改成手镯不大可能了,不如将它改成铃铛吧。”

    铃铛可以用来困人,也可以用声音来杀人……尘痴很快就心动了,自然就点头称是。

    修改的工作自然就落到了陆翩的身上。他比尘痴有天赋多了,没让她等太久,很快就将新鲜出炉的小铃铛送给了她。

    这铃铛内部是空的,没有可以发出声音的东西,只有等尘痴修为达到元婴期时,才可以用灵气催使它发出声音,铃音可以使人蛊惑心神,摧毁神念。在此之前,尘痴只能用它来困住比自己修为低的修真者。最后,尘痴将它取名为“五音铃”。

    木华的法器是一把弓箭,弓身是用千年神木雕成,箭则以凤翎为主材料,两者相生相克,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成就一柄连古芒都动容的法器。听说铸成时,险些引发天地异动。由于弓箭浑身呈月白色,木华便为之命名为“明月弓”。

    鱼反的法器比尘痴要早些做好,他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炼制了一个签筒。里面暂有六十支签,每支签都有着不同的变化。尘痴对此只能叹服:别人炼制本命法宝是为了促进修行,他炼制本命法宝却是为了方便占卜。鱼反给自己的法器取的名字,也充分体现了他惫懒的性格……他的法器名字就叫“签筒”。

    眼看尘痴他们终于都练好了自己的法器,古芒只觉悬在自己心上的大石终于落地。要知道,在他们炼制法器的几个月里,他几乎每天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他们都是不折不扣的麻烦制造者!

    崔嵬阁,正厅,茶香袅袅。

    尘痴四人按照辈分依次给古芒敬了杯茶。上好的茶水倒进精巧细腻的茶盏里,本该一口口地慢慢抿,细细品,古芒却直接一饮而尽,茶水硬是被他喝出酒的感觉。但本该显得粗鲁的举止,在他做来,却别有一种洒脱大气。

    “接下来,我也没什么要教给你们了……关于炼器的那些高深学问,以你们的天资,还是不要来找打击的好”,古芒扯了扯嘴角,无视了在场的陆翩,“既然你们都练好了自己的法器,剩下的事就是温养了,等你们到元婴之后,法器自然就已成为你们自身的一部分。”

    和古芒相处了几个月,尘痴对这位浑身煞气的长辈感觉却是不错。这人就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即使自己的炼器天赋很差,他也硬是手把手地教自己练出了法器。

    “这段时间来,辛苦古大叔了!”尘痴真心实意地对他行了个礼。在她之后,陆翩、木华还有鱼反也都寒暄了几句以表达谢意。

    古芒不羁地扬眉,只看向尘痴点头道:“教你的确很辛苦。”

    饶是已经习惯了古芒的毒舌,尘痴此刻还是有种被打击的感觉……

    “算了,也别再说些废话了”,古芒不耐地对着面前四个麻烦挥了挥手,“你们各回各家吧。”

    说完,也不等四人再开口,他就直接从空间戒指里拿出把扇子,对着他们一扇……

    就这么被扇出了“崔嵬阁”,尘痴心中也是有些哭笑不得。虽然古芒似乎没有修为,但一身神通却十分厉害。而且,她和古芒相处了这段时间,也没有丝毫感觉出他的随身空间……好吧,这可能是因为她自身修为太低的缘故。

    “小师妹,此次一别,也不知何时再能相见”,陆翩温柔的声音唤醒了尘痴,却让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若是你在炼器方面还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随时来问师兄我的。”

    “那就多谢师兄了。”尘痴笑意盈盈,却在心中道:有问题我为什么不问师父,要来问你?

    四人相处了许久,也是有些感情了。此刻就要分开,木华怕气氛伤感,便建议道:“大家都在昆仑,想要见面,也是很方便的……现在我们先送小师妹回司晨峰吧。”

    鱼反懒洋洋道:“既然陆师兄你如此舍不得尘师妹,不如你便把她送回司晨峰吧。我也回去了,大家好聚好散。”说着,他就唤来他那床单形状的飞行法器,躺上去就要走……

    “等等”,陆翩却叫住了他,笑道,“听说司晨峰最近多了许多好酒。”

    “玉尊者不喜欢喝酒,司晨峰有好酒吗?昆仑界产好酒的地方,我都喝了个遍,我怎么不知道司晨峰有了好酒。”

    “或许因为那酒不是昆仑界产的,而是外界的吧。”陆翩继续诱惑道。

    尘痴心中忽然有了种不好的预感。古芒住的和昆仑三尊者居处虽然近,但以她筑基的修为,从崔嵬阁到司晨峰仍需用上三天两夜。她平时回去都是需要师兄送的,她不想麻烦他们,只十天才会回司晨峰一趟。

    师父平时不怎么出昆仑,司晨峰的灵童也不能随意离开,经常出入昆仑的只有一人!难道……

    果然,只听得陆翩慢悠悠地说道:“封师兄回来了。”

    尘痴缓缓地吸了口气,努力露出一个欣喜的笑来:“封陌师兄回来了啊,真好。”才怪。

    “这么说来,封师兄是取得了十世花?我就知道,他一定做得到。”鱼反却是真的有些高兴,他当即就决定去司晨峰一趟找封陌讨酒……哦不,叙旧。

    “木师弟,还是我和鱼反送小师妹回司晨峰吧。繁若峰离的远,你来回一趟太麻烦了。”

    木华点了点头,他也确实有点想早点去看看师父,跟尘痴三人道别后,便御剑离开了。

    陆翩便带着尘痴,和鱼反一起向着司晨峰飞去。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