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0章 番外——破镜重圆之赵青山(上)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人来人往的候车大厅内,赵青山满眼血丝,神色木然的坐在角落里,都说一步错步步错,可他真不知道,自己咋会落到这种下场?不是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吗?他只是喝醉酒办错了事,为啥会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哥,我饿了……”赵青海手捂着肚子看向大哥,他都一天没吃饭了,实在是有点受不了了。

    “饿了?”恍惚的看向弟弟,赵青山鼻子一酸,再也忍不住的落下泪来,“青海,大哥对不起你……”他这傻弟弟从小就相信自己,为了自己那个所谓的儿子,对方连婚姻都搭进去了,听自己说想卖房离家,对方更是二话不说就同意了,结果呢?他这当大哥的连饭都供不起?

    有人问了,不是有卖房的钱吗?那钱呢?

    要不说人要倒霉喝凉水都塞牙呢,这哥俩的钱在火车上丢了,睡觉的时候被掏了个一干二净,连个零头都没给剩,兜里没钱就没地方住,俩人只能在候车大厅蹲墙角,至少这挡风遮雨不用花钱。

    见大哥哭了?赵青海慌了:“大哥你别哭,你别哭啊,我不说饿了,我,我再去喝点水,自来水不要钱,我喝点水就不饿了。”反正前两顿饭也是这么过的,再喝点水,挺挺也就过去了。

    看着毫无怨言的弟弟,泪流满面的赵青山心都快碎了,老婆孩子走了,妈没了,就剩下这么个弟弟他还照顾不好,还有比他更废物的吗?

    赵清海被吓的水也不敢喝了,老老实实坐那等他哥哭,直到他哥哭完了,才小心的道:“哥,我能去喝点水吗?”胃里空的紧,他觉得自己有点眼晕。

    抹了把眼泪,红着眼的赵青山声音沙哑道:“去吧,大哥收拾收拾,咱们想办法挣钱去。”当初想的挺好,到这后租个房子,再找地方打工,谁想到钱会丢了?

    哥俩灌了一肚子水,勉强混了个水饱,然后开始找活,问题是,活是那么好找的吗?更何况他们急用钱,那种不供吃不供住、按月结算的还不能干,所以找来找去啥也没找着,只能晃了一圈又回到火车站。

    有气无力的靠坐在墙角,赵清山强忍着饥饿,安慰弟弟道:“青海,闭眼先睡一觉,睡着就不饿了。”

    听了大哥的话,赵清海乖乖的准备睡觉,可他想睡觉肚子不想睡觉,咕噜噜的一个劲造反,瞅瞅闭眼的大哥他还不敢吱声,只能偷偷的四处看,试图减轻饥饿感。

    那人手里拿的是茶叶蛋,那大娘啃的是芝麻烧饼,啊,那小孩吃的是烤地瓜,金黄色的瓤冒着热气,看着就能甜……正咽口水呢,大喇叭里传出检票声,当妈的一把拽住儿子往检票口赶,孩子手里的烤地瓜一个没拿住,叽里咕噜滚到了一边。

    见那孩子眼巴巴瞅着烤地瓜,被心急的母亲拽进了检票口,赵青海二话不说就扑了过去——这年头家家都会过,捡吃的机会难得啊!

    哪曾想他扑过去了,旁边也有人扑了上去,如果换了平时,有人抢的东西,赵清海绝对不敢抢,可现在他饿啊,眼睛都快冒绿光了,哪还管是不是有人抢?

    为了一个烤地瓜,这俩人好顿掐,别看赵清海不会打架,可架不住他人高马大,再加上后赶到的赵青山,哥俩合伙抢到了这半拉烤地瓜。

    赵青山一开始还以为弟弟被人欺负了,毕竟青海老实从不惹事,后来知道是为了烤地瓜,他咽了口唾沫,到底是没再说啥。

    不得不说,赵青山变了,原先的他,性子老实憨厚,总觉得吃亏就是占便宜,别人说啥是啥,可经历了这么多的事,他的世界观不说全被颠覆,却也被染黑了一半,否则也不能偷偷摸摸的卖了房子,抛下孤儿寡母的张翠香娘俩,如今在弟弟和外人之间,他更是选择了自家兄弟,准备密下那半个烤地瓜。

    “哥,给你,快吃,地瓜还热着呢。”小心的把地瓜一分为二,赵清海递给哥哥一半,而后大口吃着自己那份烤地瓜。

    见弟弟吃的香甜,赵青山把手里的地瓜又一分为二,准备再给弟弟留一半。

    旁边打输那小子,看着俩人兄友弟恭的样,眨巴两下眼睛,眼珠一转,就开始抹眼泪,抹了一会儿见对方不理他,又开始哭他娘:“妈,你走的咋就那么早啊?你要是给我留个亲兄弟,儿子我也不能混到这粪墩啊……”

    赵青山的性子是变了,可脑子笨是先天的,硬件上不去,你经历多少也是白扯,所以听对方这么说,他一个没忍住就搭了茬,而后就听到了个改良版的《灰姑娘》。

    什么三岁丧母啦,什么四岁有后娘啦,什么后娘带着俩哥哥,让他吃不饱穿不暖,天天受欺负啦,直讲到亲爹死了,自己被净身出户撵了出来,连他养的狗,都被继兄扒皮做了狗皮帽子,这才算完事。

    赵家兄弟同情的看着对方,没想到世上还有这么惨的主?赵青山握着手里的一小块地瓜,想了半天,最后还是递了过去:“老弟别哭了,吃点东西吧。”都是命苦人啊!好在和对方一比,自己还有青海在,看着一旁傻乎乎的弟弟,当哥的深感安慰。

    那小子卖力演出了半天,终于捞着这口地瓜了,怕赵青山后悔,忙狼吞虎咽的吃了下去,而后一抹嘴儿继续套话:“大哥,你们哥俩是从哪来的?咋还沦落到这火车站了?”

    赵青山心里黯然,自觉和对方同命相怜,再见人家都交代的这么清楚了,他也就没遮掩的全都说了?从娶媳妇说起,一直说到火车上丢钱。

    那小子维持感同身受的表情听到最后,忍了半天才没问出心里话:人家脑子进水,你脑子里是进大粪了吧?为了个不干不净的婊、子,把家里闹得家破人亡?这人得蠢成啥样了?

    不过再一想,蠢点好,蠢了才好摆弄,蠢了才听话。

    想到这,他哥俩好的拍拍赵青山的肩,一脸哀叹道:“大哥,没想到你的命也这么苦啊?咱哥仨真是同命相怜啊,对了大哥,您二位贵姓?”

    “我姓赵,我叫赵青山,我弟弟叫赵青海……”

    “大哥你也姓赵?”赵家宝激动的拉着对方手道,“太好了,兄弟我也姓赵,我叫赵家宝,大哥,咱们是本家啊!”还想着不管对方姓啥,他都说他妈也姓那个姓,这回好,他妈不用改姓了。

    同是天涯沦落人,五百年前又是一家,在赵家宝的忽悠下,仨人很快就开始组成了患难小组……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赵青山才知道,什么后妈、后哥哥的都是屁话,这小子仗着脸好嘴会说,偷了人家媳妇,苦主发话要砍了他的第五肢泄愤,这才匆匆忙忙的跑了出来,跑的太急没带钱,所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