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9章 初吻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许盛阳踉跄着往书房外走,浑身冰凉,身体虽然无法抑制的剧烈颤抖,力气却出奇的大,许昭等人拉都拉不住他。许昭正慌着叫刘朴策过来,书房的门蓦地被人推开,许盛阳刹那间僵硬的停住。

    许敬徽、周芸芝、许昭、许小清,以及刚刚冲过来的刘朴策全都停了一下。

    “午轩?”

    许小清捂住嘴巴。

    尴尬,慌乱,羞惭,担忧……

    午轩没与他们说话,一进门便盯住许盛阳,双眸凝视着他的双眼。刚才许盛阳对许敬徽等人的坦白,午轩都听得清清楚楚,默然之中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只当养徒弟养出了个道侣来。

    许盛阳面色惨淡,傻傻木木的看着午轩,眼中黑光弥漫,感觉天都塌了。

    午轩平静的走过来,始终没有用灵觉扫探许盛阳的身体,以免惊动极夜阴胎,只用肉眼看着许盛阳眼中的极夜太阴玄光。见它发作得不弱,午轩知道时机正好,更不忍许盛阳受苦,当下不好多说,只对许敬徽等人道:“把他给我。”

    一语未落,抓住许盛阳的手就往外走。

    许盛阳受到惊吓太重,极夜阴胎发作得更深,正自头脑浑噩,双耳轰鸣,只绝望的低着头,没有丝毫抵抗之心的任由午轩拽着他,踉踉跄跄的往外走,似乎无论午轩将他扔到悬崖下还是火坑里他都接受。

    许敬徽等人怔了一下,刘朴策连忙让路。

    许昭瞬间回神,连忙上前道:“午轩,你,盛阳他……”

    午轩顿了顿,转头道:“你们放心,我都知道,我会跟他说清楚。”然后微微露出个笑脸,点点头,便把手在裤兜上一摸,取出两枚符箓,捏住一晃,符箓变成两道浮光,包裹着他和许盛阳二人的身体。而后两人倏然一闪,便穿过客厅,到了正门内侧,门开,两人又是光芒一闪,凭空消失不见。

    刘朴策眼眸一缩:这是什么符箓?没有灵觉和灵力,只用元气就能够动用的符箓,寥寥可数吧?

    周芸芝傻眼了,这才结结巴巴的问:“午轩,他,他要带盛阳去哪里?”

    许敬徽沉眸不语,绷紧的身体却缓缓放松下来,低叹一声:“放心吧,你儿子是傻人有傻福。”

    许小清正捂住嘴巴,满眼不敢置信,这时一听,立即转头:“爸,你是说午轩会接受小弟?”

    周芸芝也连忙看向许敬徽。

    许敬徽对妻子勉强一笑,又对许小清等人道:“我怎知道?你们不要管了,由他去吧。”

    午轩是神魂之躯显化而出,将许盛阳带出门外之后,当即隐形,把许盛阳扔到水墨洞天的石屋中,自己则化光一闪飞遁到靠近城郊的那栋别墅之中。

    水墨洞天中,许盛阳坐在石床上午轩肉-身的旁边,极夜阴胎在他身体之中肆虐,消极绝望之中不敢想象午轩怎么厌恶他,不由滋生出畸形的暴虐*,恨不得立即去找人来杀,杀越多的人越能发泄个畅快!要杀就杀坏人,杀无法无天没有被世俗法律追捕到的人渣,杀掉那些人,撕碎那些人……

    午轩神魂一闪,遁入水墨洞天,回归肉身。

    许盛阳正自低头颤抖,肌肉贲张,神情狰狞,浑身气息暴虐无比。突然见到午轩的回归和苏醒,他冷不丁一颤,眼前赤红发黑,身体抖得越发厉害,握紧的双拳垂在石床上抖得发出蹬蹬的响动。

    午轩转头看他,有些难以言喻的心疼感,不禁微微皱眉。但他不能立即说明,机会只有一次,他必须趁机确定一下极夜阴胎是否有那个会受到情绪压制和打击的弱点。他心念电转间,再次想到上次发动“宝树如我禁制”之后问许盛阳的话:“初二之后,你和朋友相处时,最深的期望是什么?”

    当时许盛阳浑浑噩噩的回答道:“午轩爱我,亲我,抱我,摸我……”

    那么,便依照计划,分为四步,一表白,二亲吻,三拥抱,四抚摸?

    午轩轻轻咬了咬牙,沉默一下,看着低头埋胸颤抖如筛子的许盛阳,缓缓道:“抬起头来。”

    许盛阳却面临着仿佛比生死之间还要恐怖的情形,惶惧无边,神志混乱,双耳轰鸣,竟没听到。

    午轩立即传音再说:“抬起头来。”

    许盛阳这才听到,又是一颤,尽管被极夜阴胎影响得厉害,却还是本能的听他的话,一颤之后便抬起头来,垂眸不敢平视。他没听出午轩的话里有什么喜恶情绪,只觉午轩无悲无喜,如同审判。

    午轩传音淡淡的问他:“你喜欢我?情-爱的喜欢?”

    许盛阳绝望和暴虐越发泛滥起来,却不敢不应,沙哑的道:“是。”

    午轩道:“说清楚。”

    许盛阳胸中蓦地暴虐起来,猛地转头盯向午轩,哑声吼道:“我就是喜欢你午轩!”

    这句话是他做梦都想对午轩表白的,却不料会这么说出来。然而话刚出口,他的双眼就对上午轩清澈的双眸,那眸中似乎有晶莹透彻的光,照出他丑陋的面容,让他闻到自己的肮脏。他再不敢与午轩对视,慌忙转过头去,眼中一涩,眼泪不争气的簌簌流下,随着他身体剧烈的颤抖而抖落到身上。

    午轩传音喝道:“转过头来面对我。”

    许盛阳抖得难以想象,仿佛被驯服的大型猛兽突然受到无比巨大的惊吓,慌忙听话的转过头来。

    午轩看着他的眼睛,张了张口,那个“爱”字实在说不出来,甚至有点难为情,只能道:“哦,我也是喜欢你的。”说完才想起许盛阳听不到,顿了顿,便传音说了一遍:“其实我也喜欢你。”

    许盛阳一僵:啊?

    僵着呆呆傻傻的没明白过来,仿佛混混沌沌的分不清东南西北。

    午轩皱眉,再次传音,认真的道:“我是说,我一直等你表白。可你一直都不说出来。”

    说话间,午轩专注的盯着许盛阳的双眼:极夜太阴玄光没有受到灵觉的惊扰,依然肆无忌惮的在许盛阳眼底盘桓漫延,它扎根在许盛阳的血肉中,以许盛阳的灵力为养料,以许盛阳的消极悲观情绪为通道和利器。许盛阳乐观情绪占据上风时,外界无物引动它,它便没有出现的通道。

    午轩至今都没有应对极夜阴胎的办法,只能趁此机会,在许盛阳悲观绝望时趁机翻转许盛阳的情绪,确定许盛阳突如其来的强烈乐观情绪,是否能够对正在发作的极夜阴胎造成压制和打击效果。

    也就是说,他要确定,许盛阳的情绪对极夜阴胎而言,是否是个双刃剑。

    许盛阳这回听清了午轩的话,什么情绪都飞了,瞪大眼睛看着午轩,傻傻的张大嘴巴:啊?

    午轩盯着许盛阳眼眸中的极夜太阴玄光,没有停顿,迅速传音,说着半真半假的话:“演《彼岸花》的时候,曾州和宇文冬出现在我面前时,你的情绪和表现都会显得怪异。我那时注意到,便留了心。有心之下,你的心思不难察觉。尤其过年之后,你在我身边时,莫名其妙的就会有亢奋情动的异状,我岂会看不出来?寻宝时在酒店里用餐时,你几次有机会表白却都错过,笨得跟猪一样……”

    许盛阳晕晕乎乎的瞪着眼睛,张大嘴巴,的确傻得厉害,胸中的绝望悲观却陡然被难以置信的梦幻般的狂喜所取代。他猛地抬手握拳,狠狠的照着自己胸口砸了一下:好疼啊!不是梦!

    于是,他那刚刚被惊得呆滞而停止了的颤抖,再次剧烈的抖了起来:午轩说,午轩喜欢他?

    午轩见他这副模样,嘴角微微一抽,心里暖暖的,却带着严厉的味道:优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