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三 美玉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我一直都知道,三哥有一块儿很宝贝的玉坠子。

    并不是曾经他的母妃留给他的那枚玉叶子,我瞧过几次,是扇子形状的,油润水滑,丝毫不输给那枚玉叶子。

    我也一直都知道,三哥每年都会出宫一阵子,这是得到父皇是允许的,去的地方,是云和,平南王镇守的封地。

    许多人都在暗暗地猜,三哥往后的正妃怕就是平南王的女儿惜柔郡主了吧?

    每次我听到这些事情都会极不屑地在心里翻一个白眼儿,这还用猜的?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三哥的那枚玉坠子不就是那个小丫头离京了之后才出现的?

    不过那个小丫头究竟有什么好的?似乎长得还不错,我那会儿年岁也不大,能记住的,就是一个小小的女娃娃,豆丁一样,手里攥着从地上捡来的玉叶子死活不放手,大大的眼睛瞪得圆溜溜的。

    那可不是个脾气好的啊,好看,好看能当饭吃?枉费三哥如此英明神武,每回去了云和回来都会恍惚一阵子,恨不得生出双翅再飞过去才好。

    父皇对于三哥的这种作为并未阻拦,我是明白的。

    平南王虽然在云和平静度日已经十数载,然而外族提到他的威名,却没人敢不放在眼里。

    就连随朝的得力大将,也是时常会去云和,当面同平南王讨论一些战术,……虽然,平南王似乎不太欢迎就是了。

    这样的平南王,便是再过个数十载,也不容小觑,因此。父皇便是再信任倚重平南王,也是希望能更加有所保障的。

    特别是,这平南王若是只厉害便也罢了,他同平南王妃的恩爱劲头,已经形成严重影响了好吗?!

    如今随朝的姑娘变得特别难娶,从前都只觉得三妻四妾真真是极寻常的,如今却是想要得一个一心一意的如意郎君。

    谁要是敢反驳什么。那疼女儿的娘家便会将平南王拿出来说。

    人平南王什么地位?什么身份?都能忠心不二地此生只疼宠平南王妃一人。那腻乎劲儿,真是为了平南王妃什么事儿都肯做的,生生从一个铁血冷情的黑面将军成为了随朝天下女子心中憧憬的模范夫君。

    平南王都能做到的事儿。凭什么其他人就做不到了?你们是比平南王厉害还是比他位高权重?若是做不到,那便是对女儿不忠心,又何来谈婚论嫁的诚意?

    我觉得这简直是扯淡,多娶几个女子怎么了?平南王那纯粹是着了魔了。平南王妃我也见过,确实惊为天人。可再漂亮的女子,过个二十三十年又会如何?

    再美丽的容颜也会衰老难看的,再说了,一直只看一个人的脸。不会觉得腻吗?

    我有点儿看好戏心情在里面。

    父皇十分看重三哥,已是将三哥立为太子,这平南王既然如此专情。又会如何为他的宝贝女儿惜柔郡主挑选夫婿?

    我可是听说了,平南王对这个女儿是极疼宠的。他会让自己的女儿去同别的女子争宠?要知道,若无意外,三哥可是会成为皇帝的,哪个皇帝会只有一位皇后没有嫔妃?

    随着我们的年岁渐长,三哥从云和回来之后的表情越来越凝重且犹豫,我知道,他大概是在平南王那里受挫了,哪怕是皇后母仪天下的尊贵地位,若无专宠,平南王也是瞧不上的吧?

    傻三哥,这有什么好犹豫的?我一面作为好弟弟安抚他,一面不动声色地继续筹备属于我的力量。

    不想做皇上的皇子不是好男儿,既然身在此位,要说没有任何想法,那是骗人也是骗自己。

    我很崇拜三哥,虽然他的文韬武略我觉得并未高于我多少,然而我的性子却是喜欢隐忍,拜此所赐,我才能成为同三哥最亲近的弟弟,才能成为朝中上下都交口称赞的皇子。

    我在等那一天,等着三哥为情所困自己放弃了太子让父皇失望,或者他割舍情爱选择冰冷的皇位,无论哪一种,三哥必然是会伤着的,那便是我的好机会。

    可是有一日,父皇唤我前去,我进了殿发现,三哥跪在父皇面前,低垂着头,一动不动得好似雕塑。

    难道三哥已经做出选择了?真可惜,我心中暗叹一声,本以为,三哥能坚持更长的时间才是。

    然而等我跪下的时候,我却见到三哥平放在地上的手。

    三哥十分注重一些细节,他的手指总是干干净净,优雅平整,这一刻,却是有一根手指,指甲盖已经裂开,几乎翻过来……

    “今年,逸儿替了恒儿去云和吧,你皇兄近来事务繁忙,有些抽不开身,替朕传旨给平南王,你也多跟苏封好好儿学学,别整日总想跟着恒儿偷懒。”

    父皇的声音中气十足,如响雷一样地炸在我的头上。

    我?去云和?这是为何?三哥最终,还是选择了皇位吗?所以父皇想让另外的皇子去接近惜柔郡主笼络平南王?

    可那也不该是我啊?!

    我总是同三哥偷偷抱怨那惜柔郡主怎么就迷了他的眼儿,言辞真是一点儿也不客气,满满的嫌弃和不认同,就为了避免出现这样的局面,三哥是真傻吗?他莫非以为我在同他说笑?

    然而我也只能低头领旨,在父皇的面前,我的一些小心思和算计是丝毫不敢展现出来的,了不起,我去了之后委婉地将事情搞砸了,再换一个皇子来接替也就成了,左右只是浪费些时间而已。

    可身边儿三哥身上散发出来的悲哀实在让人无法忽略,那么冷静自制的一个人,居然身子都在隐隐发抖……

    所以说三哥还是有些弱点的,这有什么可为难的呢?难不成他是当真喜欢上了那个不讲道理的小丫头?别逗了,不过是想要拉拢平南王而已,便是如此不成。随朝也不是没有别的重臣家里有闺女的?

    我按着三哥往年的规格离了京,长途跋涉去了云和,想着传了圣旨,再象征性地住个几日,我便能功成身退,从此专心于皇子该做的事儿上面去。

    谁知,这一去。竟将我从前花费的心血全部作废……

    我从没想过。当年那个抱着三哥的玉叶子不放手的小丫头,居然能出落成这样一个灵动脱俗,又清丽慧黠的女子。静如处子动如脱兔,既同优雅的王妃十分相像,又继承了平南王的果敢利落。

    我算是明白了三哥为何会对这惜柔郡主那样放不下,见过了这样的女子。从前见过的那些又如何能相提并论?

    手偷偷地握成拳,生平只在父皇面前才会出现的紧张。如今面对着仍旧有倾城之姿的平南王妃,我居然握出了一手的汗,眼睛都不敢与她相交。

    怪不得三哥总在我为他抱不平的时候那样的淡然,那并不是我之前认为的。为了讨好平南王刻意为之,而是真的,平南王同平南王妃。真的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单单就坐在那里。就有一股淡泊又不敢让人放肆的压力在。

    “柔儿然儿,五皇子初到云和,这里的大好风光自然也是不熟悉的,你二人便带着他略略逛一逛吧。”

    平南王妃的声音柔和温婉,说着话的时候,自然而然地将手边的茶盏递给平南王,平南王微笑着接过去喝了一口。

    在云和的这些日子,我并没有见识到京城中口口相传的那些,平南王宠爱王妃做了多么多么惊世骇俗的事情,反而略有些平静。

    可是他们总是形影不离,平南王想要什么东西,王妃总是能在他开口之前递过去,而王妃想做什么,平南王爷从来都是支持的,这样的相处,我从未见过。

    仿佛没有任何人能插足他们之间的感情,没有妻妾相争,没有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平淡却亲昵,竟然让我……也生出了那么些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